河北时时彩走势图开奖号码 > 水浒逐鹿传 > 第七百二十一章 食色性也

河北时时彩开奖结果走势图:第七百二十一章 食色性也

    听完柴进和石秀汇报的情报之后,李衍又听了朱贵汇总的天下情报。X23US.COM
  
      可以说,有了这三支情报系统,李衍虽然人在皇宫之中,但也知道天下之事。
  
      为此,李衍每年都要支付一千多万的情报网维护和发展费用。
  
      要知道,大中如今每年的财政收入也就将将两亿(不算劫掠它国的外捞),单单是情报费用就用去了大中财政收入的二十分之一,所以,李衍在情报方面的投入不可谓不大。
  
      可李衍觉得,这么做,是完全值得的,他可不想便成瞎子、聋子、甚至是傻子。
  
      听完了最新的情报之后,李衍问柴进:“燕青回来了吗?”
  
      柴进答道:“今天应该就能回来?!?br />  
      听柴进说燕青今天才能回来,李衍略微有些迟疑。
  
      见此,柴进道:“官家应该是想让燕青去招降李纲吧?”
  
      李衍也没隐瞒,道:“李纲的性格虽然有些缺陷,但他的能力却是不容置疑的,如此大才不能为我大中所用,不仅是我大中的损失,也是天下的损失,所以朕还是想再争取一下李纲,而唯一有机会办成此事的,恐怕也只有燕青了……可这些年来,燕青一直天南地北不停的跑,始终都没有休息过……”
  
      柴进道:“官家此言差异,我等臣子,有机会为官家、为大中效力,就已经是官家对我等的恩赐了,我等怎能嫌辛苦?再者,如今正是我大中崛起的关键时期,进,官家则将成为千古一帝,我等也能随官家名留史册,退,咱们十数年的努力有可能就会化为东流,此正是我等该效死力之时,我等怎敢不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李衍听言,感慨道:“如果没有你们这些兄弟辅佐,朕无论如何也走不到今天这一步!”
  
      朱贵听言,道:“官家万不可再以兄弟相称,如果被御史们听说了此事,定要弹劾我等逾越?!?br />  
      石秀接过话头道:“我等并不怕御史弹劾,只是不想官家受御史烦扰?!?br />  
      柴进随后道:“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叙,朋友有信,官家如今乃帝王,不可带头枉视礼法啊?!?br />  
      李衍听言,暗自一叹,心道:“看来,我真成孤家寡人了!”
  
      不过
  
      李衍很快就收起了这没必要的多愁善感。
  
      是的。
  
      没必要。
  
      因为这条路是李衍自己选的。
  
      而且,荣华富贵,美女如云,李衍都已经享了,难道连这点代价都不愿意付吗?
  
      那也太不会取舍了。
  
      李衍冲传旨内侍吩咐道:“传朕命令,赏燕青真珠五棵,美玉五块,珊瑚半斤,玛瑙一斤,琉璃五斤,水晶五斤,花犀十斤,象牙一座,金作子一副,花犀带一副,金五斤,银五十斤,彩绢五十匹,美人五名……再令燕青休息三日,然后南下招降李纲?!?br />  
      朱贵、柴进、石秀齐道:“官家圣明!”
  
      ……
  
      朱贵和柴进下去了之后,石秀才又禀报道:“官家,李大家那亲戚是废宋御史中丞秦桧,也就是官家您进汴梁城那天劝官家您还政赵氏被官家您当众呵斥的那个人?!?br />  
      李衍差异道:“李清照跟秦桧是亲戚?”
  
      石秀道:“他们两人之间的亲戚关系,还要从哲宗宰相王说起。王四子,名叫王仲,他生的女儿嫁给了秦桧,所以说秦桧的夫人王氏应该管王叫爷爷。而王的长女嫁给了元佑党人李格非,而李大家就是李格非的女儿,所以说李大家应该管王叫外公?;欢灾?,李大家和秦桧的夫人王氏是表姐妹,而秦桧也就成了李大家的表妹夫……秦桧担任密州教授一职时,李大家夫妇在青州隐居,那时,两家走动得很是频繁,所以两家的私交很好?!?br />  
      李衍听了,这才明了,道:“真没想到,他们之间还有这样一层关系?!?br />  
      迟疑了一下,石秀又道:“官家,有一事,臣想,得跟您说一声,免得影响您决断?!?br />  
      李衍问:“何事?”
  
      石秀道:“那日秦桧被抄家了之后,臣见秦桧之妻也就是李大家之妹颇有几分姿色,遂将她荐到礼部教坊司,然后暗示王大人走选秀渠道将她送入宫中……官家放心,此事臣已经在礼部备过案,并嘱咐礼部跟宫中备案,因此宫中是知道王氏的身份的?!?br />  
      “王氏在我宫中?”李衍很是差异!
  
      石秀照实说道:“那日官家说起王氏,欲言又止,所以,臣就自作主张把她送进宫中,臣想,官家若是喜欢她,最好,不喜欢,宫中也不差她一人?!?br />  
      李衍听言,一下子就想起了那日的情形,心道:“我那是在想要不要连这毒妇一块收拾了,并不是看上了这毒妇?!?br />  
      可这话李衍不能说。
  
      再者,李衍也明白,石秀这么做,也是为了讨好自己。
  
      更重要的是,后宫女人那么多,多到李衍觉得自己都没见到过王氏,这事也应该没有甚么影响。
  
      所以,李衍选择淡化此事,道:“下次你如果再做这样的事,要及时跟朕说一声?!?br />  
      石秀道:“诺!”
  
      李衍迟疑了一下,又道:“李大家在干甚么?”
  
      石秀道:“早起之后,她就在打听秦桧一家的事?!?br />  
      李衍道:“她对秦桧一家很上心嘛,也不知她会不会求到朕的头上?!?br />  
      这种话,石秀哪里敢接?
  
      所以,石秀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心观丹田,仿佛入定一般。
  
      过了一会,李衍又问道:“赵明诚现在是个甚么情况?”
  
      石秀道:“那赵明诚因奔母丧而南下金陵,不久前任伪宋江宁知府?!?br />  
      李衍又问道:“此人如何?”
  
      石秀道:“道貌岸然之辈罢了,其刚刚于不久前又纳了两房小妾,美其名曰,奉母亲之命,为赵家留后?!?br />  
      李衍道:“食色性也,不能因此而断一个人的品行?!?br />  
      李衍不高兴了,男人不色,纯属虚设,这怎么能成为评价一个男人品行的标准?
  
      石秀这才想起,自己的官家最是好色,他刚才的话有点映射的嫌疑,旋即赶忙补救道:“不是因为此事臣才说那赵明诚是一个道貌岸然的小人,不久前,伪宋御营统治官王亦叛乱,此事被赵明诚的下属察觉,并做了汇报,但赵明诚似乎并没有把此事放在心上,也没有指示应对措施,于是赵明诚的下属自行布阵,以防不测,是夜,王亦果然造反,被有所准备的赵明诚的下属成功击败,到天亮时,赵明诚的下属前去找寻赵明诚报告,却发现赵明诚早就利用绳子从城墙上逃跑了?!?br />  
      李衍差异道:“竟有此事?”
  
      石秀道:“所以臣才说这赵明诚是一个小人,配不上李大家?!?br />  
      李衍有些腻味的叹道:“可惜了千古第一才女,竟然跟这样的一个男人过了二十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