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时时彩网站:第四十三章 五年后

    那样的处境,云汐当时只觉得整个人都处于一个崩溃的状况,若不是恭亲王身份够尊贵,她想就云绮和巴彦那无耻至极的性子,肯定会闹出见不得人的丑事来。只是即便有人能震得住他们,云汐和她的孩子也没能讨到什么好,也许这就是上天对她的懦弱给予的最大的惩罚。
  
      没想到上一世摧毁她内心的红宝石头面,这一世竟然落到了她的手上。云汐毫不怀疑,若是这件事情被云绮知道的话,定要气得她吞血三升。
  
      可惜这个消息她不仅不能亲自宣扬,还得暂时压下来,不过这并不表示她会放弃任何一个报复云绮的机会。
  
      这头面首饰是干嘛的?是用来戴的。
  
      不要跟她说什么上一世的事情还没有发生,这一世她就不该千方百计地报复,她只知道不管是上一世还是这一世,云绮等人都欠她的。
  
      与云绮再次交战,云汐心里有一个明确的认知,那就是只要是属于她的东西,不,应该说是只要是进了她口袋的东西,不论大小贵重,只要是给她索绰络·云汐的,又或者是云绮可能得到的,她都要想法抢过来。
  
      上一世她什么都让了,连自己的命都丢了也不能让他们满足,那么这一世,她便什么都不让了,把东西统统收入自己囊中。如此一来,这前世今生倒也做到了所谓的公平公正。
  
      云汐看了看时辰,瞧着就快到自己练舞的时间了,也不再多说,只是吩咐安嬷嬷和绿袖她们将东西理清造成册子,收到她的私库里,便一如从前那般带着绿萝去秦先生那边上课了。
  
      云汐可不会因为马佳氏的一丁点示好便忘了过去,她心知马佳氏此举的真正动机,所以她并不会因此而打乱自己的脚步。相反地她时刻谨记自己曾经受过的那些痛苦,努力强大自己,将虚无的希望渐渐变成实质的盾牌。
  
      马佳氏等人都不明白云汐心里真正的打算,还以为云汐的改变是缘自于她的示好,殊不知云汐心里是另有打算,这才顺着她的心意做出亲近的举动来。
  
      时光匆匆如流水,这一转眼便是五年过去了。这五年里发生了不少事情,若非马佳氏手段老辣,这府里大概连表面的和谐都难以维持。
  
      淅沥沥的小雨一连下了好几天,屋外走廊上到处都**的,来往侍候的丫鬟婆子们不是顶着伞,便是匆匆忙忙地快步跑过。
  
      此时身穿着青色衣裳的绿袖匆匆从外面跑了回来,收起雨伞的瞬间,还能听到雨滴落在地上的声音。守门的丫头见她过来,立马眼明手快地替她送上帕子和热茶,绿袖接过帕子,刚擦了几下,准备再喝口茶,便见连翘从屋里走了出来,一见她便笑道:“绿袖姐姐,格格刚才还说起你,你这就回来了?!?br />  
      绿袖一听云汐找她,也顾不得喝茶,拿着帕子胡乱又擦了两下,便同连翘一起进了屋。
  
      这几年,云汐的习惯改变了很多,以前她的作息以及各种习惯都同其他人没什么两样,可自打两年前再一次免选后,她便不再让人在屋里点熏香,就连花也放得少了,取而代之的是各式各样的水果,这让整个屋里都透着一丝丝水果的清香,给人一种清新自然之感。
  
      绿袖进来时,快她一步的连翘和丁香一起打起帘子,屋内的人不少,却显得非常地安静。绿袖一眼便看到坐在梳妆台前的云汐,目光交汇之际,绿萝正好将簪花为云汐戴好。
  
      此时的云汐刚好穿戴完毕,十五岁的她已然有少女纤细窕窈的身材,俏生生地站在那里,清丽无双,却又多了几分端庄乖巧之感。
  
      绿萝在一旁先净过手,这才低声吩咐一旁的丁香她们将早膳端过来,侍候云汐用膳。
  
      这几天,因着大格格闹着要去潭柘寺上香的事情,别说自家格格,怕是连老夫人也没能休息好。
  
      云汐可能是没有睡好的关系,胃口不算太好,勉勉强强喝了一碗粥,便让人将早膳给撤下去了。
  
      绿袖见云汐用完早膳,立马上前两步道:“格格,昨儿个大老爷去了睦元堂一趟,待了差不多半个时辰才出来?!?br />  
      这五年的时间,舒穆禄氏从一开始想方设法地想要夺回管家权到现在‘与世无争’,也是经历了一番挣扎的。两年前宫里在选秀来临之际便提早下旨通知免选不说,就连下一届选秀是否会顺利举行都变得无法确定。总而言之,依着宫里的意思,选不选秀端看战事结果,若没有另行通知的话,一旦逾年,秀女便可自行婚配。
  
      此时的云绮和云蕾已经十七岁了,等到明年,就算宫里下旨选秀,她们的年纪也正好逾岁,除非府里为她们求得恩典,否则的话她们便只有一条路,按照府里的安排,老老实实嫁人。
  
      如今的舒穆禄氏手中无权,又不得巴图鲁的宠爱,整个人就好似一个空架子一般,别看闹得凶,实际上她都踩着线,在马佳氏能容忍的范围内争取自己利益。再次免选之后,舒穆禄氏的态度比之从前收敛了不少,毕竟事实已经摆在眼前,就算她再自大,也不会认为索绰络府会为了她女儿而付出所有。
  
      为了不让云绮的婚事不被轻易定下,她很是聪明地选择了蛰伏。
  
      “可有打听到玛嬷的决定?”云汐往外走了两步,到门前时顿了一下,偏头的瞬间看向正撑伞的绿袖,笑着问道。
  
      绿袖上前两步,为云汐撑伞,步伐不紧不慢地落后云汐一步,“有,听睦元堂的人说,老夫人决定三天之后去潭柘寺礼佛?!?br />  
      既然决定去潭柘寺,表面上看是无可奈何顺了云绮的心意,可实际上却是马佳氏和巴图鲁这对母子之间达成了什么共识,说不得这所谓的礼佛就是为了替云绮相看人家也说定。云汐顿时心中有数,也不再开口。
  
      之所以云汐会让绿袖打听这些事,不为别的,都是因为大房和二房,不,应该说再加上一个三房之间的争斗越来越激烈了。
  
      以往大房因着掌家人是巴图鲁的关系,一直压制着二房和三房,再有马佳氏在一旁调节,虽然三房之间矛盾重重,却也相安无事??烧馕迥昀?,先是阿尔哈图上战场带起了二房,后是李佳氏的兄长得重用,这一出接一出的,反而是从前的大房寸步未进,几乎可以说是垫底了,这也难怪大房会狗急跳墙。
  
      大房如今虽然不再关注选秀,不过云绮的婚事却成了重中之重,现在不只是舒穆禄氏,就是巴图鲁对此也十分上心,否则依他万事不管的性子,怎么可能亲自去找马佳氏说情。说穿了,就是巴图鲁因为二房和三房的发展产生了?;?。
  
      所以这一次去潭柘寺,若是没有别的打算的话,巴图鲁是不可能帮着舒穆禄氏说话的。别看舒穆禄氏同娘家走得近,可真到了有事的时候,没有好处,舒穆禄氏就是遇上事,舒穆禄家不也是冷眼看着么?
  
      巴彦对云绮还算不错,看着颇为情深。若说免选之前是索绰络府吊着他的话,那免选之后,明显是舒穆禄府吊着云绮他们了。说这两家有情谊,还真是夸奖他们,明明利益为先,却非得摆出一副情深意重的样子来,没得让人觉得可笑。
  
      从栖云轩出来,云汐并不像云绮和云蕾那样先去自己额娘那边,她一向和西林觉罗氏不亲近,这一点府里的人大多心知肚明,只是并不戳穿罢了。唯有西林觉罗氏自己,一直觉得她们只要是母女,就能无条件地包容对方的一切,即便她提得要求再过份也一样。
  
      西林觉罗氏这人一向没什么自觉,做人做事向来只从自己的角度出发,从来不曾考虑过云汐的感受,甚至她从来都看不懂云汐的冷脸,即便这一刻被怼,下一刻她遇事还是会往云汐身边凑。
  
      这让云汐一度有些崩溃,可西林觉罗氏再对不起她,至少对于大哥和小弟还是真心的,即便是为了他们,她也不能对她动手,最多便是视她于无物,然后在适当的时候敲打她,让她知趣。
  
      云汐到睦元堂的时候,便见苏嬷嬷站在门前,看那样子似乎等了好一会儿了,只是不知道等得是谁?
  
      这几年,曲嬷嬷算是彻底被马佳氏边缘化了,而苏嬷嬷便成了马佳氏的左膀右臂,其次便是秀玉和秀琳两个大丫鬟。云汐跟她们相处还算不错,至少在她的目的没有达成之前,她并没有让索绰络府的任何一个人察觉到她心中的恶意。
  
      苏嬷嬷一见云汐过来,脸上立马露出欢喜的笑容,撑着伞,她大步迎了上去,“老夫人刚才还念叨着三格格什么时候会来,这不,老奴才出来,三格格便过来了?!?br />  
      “玛嬷怎地这么早就起了?是不是昨夜又没睡好?”云汐见苏嬷嬷靠过来,便顺势站到她的伞下,同她一起往廊下走去。
  
      苏嬷嬷一听云汐这关切的语气,眼里闪过一丝欣慰,“老夫人操心大格格和二格格的婚事,这人选一直没有定下来?!彼真宙钟锲⒍?,随后才道:“昨儿个大老爷过来,说是他替大格格挑了合适的人选,相看过后,便可直接定下?!?br />  
      苏嬷嬷的话音一落,云汐目光微闪,垂下眼睑的瞬间,掩去眼里的那一丝讶意,轻声道:“哦?既然是阿牟其看中的人,那定然是极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