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时时彩现场开奖结果查询结果:第五十六章 一见

纶布被康熙训斥几句,原是想回家同阿玛和叔父说说这件事的,却不想之后恭亲王直接将他给留下了。
  
  往日里他留宿花街柳巷时,一去好几天都不会回府,现在不过是在寺中过上一夜,着实没人会担心他。至于他让人送信回去,说实话,没有皇上和恭亲王的允许,他亦不敢。毕竟皇上的安危摆在这里,若是因为他而走漏了风声,从而给皇上带来危险,他是万死难恕其罪。
  
  可就这样待在寺里,他又待不住,这不,用过晚膳,他本是想借机出去逛逛的,谁知刚出门又撞上了恭亲王,这一人行立马又变成了二人行。
  
  常宁对于美人也是喜欢,不过他这人没有什么特别的喜好,宫里赐下的他基本上都是一视同仁,个别偏好的会宠,却不会做得太过,这一点倒是让他后院安宁不少。
  
  当然,他现在同纶布一起逛寺院,说是为了看美人,其实更多的是为了打发时间。只是他不知道他无心于美人,可有美人早就盯上了他。
  
  这个美人自然是指云绮,舒穆禄氏自打打听出恭亲王所在的院子后,便派人悄悄盯着,只要恭亲王出来,就直接通知她们。
  
  这不,等了近一天,恭亲王终于出来了,舒穆禄氏如何能不激动,如何能不开心。
  
  “绮儿,快,快,好好梳洗打扮一番,不说一见钟情,最起码也得给恭亲王留下一个好印象?!贝耸钡氖婺侣皇喜幌褚桓龆钅?,反而更像花楼里的老鸨。
  
  云绮双颊微红地坐在梳妆台前,一边让巧语、巧烟帮着自己梳妆,一边指挥碧玉和碧莲给自己挑选衣服??梢运荡丝?,云绮是感谢舒穆禄氏的,若不是她强烈要求自己带这么多的东西,现在她怕是想打扮都没得打扮了。
  
  白嬷嬷站在一旁,相对于舒穆禄氏母女的急切,她反而是这里最为冷静的人,所以在云绮的装扮上她也算是最有发言权的人。相较于舒穆禄氏母女要求的贵气,白嬷嬷更倾向于让云绮打扮得清丽可人些!
  
  “嬷嬷这是何意?”云绮见自己的要求屡次被白嬷嬷所否定,心里虽然会觉得不高兴,但为了能成功吸引到恭亲王的注意力,她不得不耐着性子询问白嬷嬷原因。
  
  “夫人,格格,虽说贵气端庄的打扮够吸引人的注意,可是还有什么能比皇家更贵气的。恭亲王作为亲王,什么样的富贵没见过,而且这里是寺庙,打扮高贵难免会惹人话柄?!卑祖宙忠槐咚祷耙槐呓郊成囊氯垢袅顺隼?。
  
  舒穆禄氏闻言,眉头微皱,细细思量之下,对白嬷嬷的话也颇为赞同,“绮儿,白嬷嬷说得没错,既然是来寺中上香的,那就得平心静气,咱们还是打扮简单些的好?!?br />  
  云绮想着云汐每每打扮简单却更显清丽绝伦的样子,心中暗恨,却也不得不依着她们的意思。毕竟舒穆禄氏有阅历,白嬷嬷则是在宫中待过的老人,不说对各位贵人都了解,可知道的总是比他们多一些的。
  
  事实上比起浓妆艳抹,云绮更适合清清淡淡的妆容。虽说云绮是堂姐妹三人中容貌最不出色的,可并不表示她长得就不好看??梢运邓鞔侣缂业幕蚧故遣淮淼?,不说个个都绝美动人,却也长相秀丽。
  
  平日里云绮为了突出自己的地位,穿着打扮多是怎么隆重怎么来,现在突然打扮清浅,反而给人一种清新淡雅的感觉。
  
  厢房这边,多罗隆和李佳氏嘱咐云汐和云蕾几句,便回去休息了。两人昨夜一夜未眠,今儿个又强撑着精神等了一天,此时实在困得不行,再有云汐相劝,两人也就不再坚持了。
  
  云蕾看着面面俱到的云汐,心里也很是佩服。之前因着种种原因一直没能跟她道歉,现在好不容易两个人单独相处,她觉得自己还是应该真诚地向她道个歉。
  
  “三妹妹,昨天的事情是我不对,我不应该因为自己心里没底就想着把你给拽上。我知道自己做得一切对你肯定有伤害,不过我保证以后我遇上事一定如实跟你说,咱们一起想办法,而不是觉得你能躲过或者解决就推给你?!痹评僖Я艘а?,很是认真地看着云汐道。
  
  云汐看着一脸真挚的云蕾,倒也没多说,她不会因为她这一番话就彻底改变自己的想法,当然也不会仅因这一次就事将她当成自己的敌人。
  
  “事情既然已经过去,那就不要再提了,以后遇事咱们一起商量便是?!痹葡硐值迷偾坑?,她的心还是软的,至少她从没有想过让云蕾过得不好。
  
  “三妹妹,谢谢你!”云蕾见云汐这般大度,高兴之余也为自己的那点小心思而羞愧。
  
  云汐见她这样,也不好再说其他,两人聊了一会儿,眼见天色不早了,云蕾准备回去,云汐想了想便决定再送她一程。云蕾闻言,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
  
  谁知当两人出了厢房不远,便见着云绮带着巧语往一边走去,看她的样子,显然是经过精心打扮了,云汐可不信没事云绮会穿成这样在这个时间往外跑。
  
  “三妹妹,大姐姐穿成这样是要去干嘛?”云蕾看着云绮的打扮,颇有一种她脑子坏了的感觉。
  
  “寺中贵人不少,看来咱们大姐姐是另外找到目标了?!痹葡涣赤托?,之前绿袖说舒穆禄氏母女在找什么人,她就猜到这母女俩肯定是在打什么主意,现在一看,果不其然,只是不知道谁才是那个倒霉鬼。
  
  “???她怎么敢?赫舍里家二少爷的事情到现在还没有解决,她就想着再去招惹别人。她难道忘了,那位赫舍里家的二少爷可还没离开潭柘寺呢,她这般迫不及待的,要是一不小心撞上人家二少爷,那可真是一出好戏呢!”云蕾说这话时,语气显得有些难以置信,可更多的还是对云绮的不满和鄙夷。
  
  满人入关之后,虽然不是什么都学汉人,但这女儿家的名声之类的却是越来越注重。虽然说满人家的姑奶奶没汉人家的闺女那般柔柔弱弱,可行事端是光明正大,像云绮偷偷摸摸的还真是少有,这也难怪云蕾会一脸鄙夷的表情。
  
  “她有什么不敢的?她无非就是想攀上一个身份贵重,让赫舍里家的二少爷不得不吃这个哑巴亏,又或者她觉得咱们两个终有一个会妥协?!痹葡淙徊恢涝歧驳哪勘晔撬?,不过正如云蕾所说,这真是一出好戏,“也罢,既然她都不怕丢人,那咱们为什么要舍了这一出好戏?走,一起跟过去看个究竟?!?br />  
  “也好?!痹评偎坪踉缬写艘?,只是碍于云汐不好说出来,现在云汐一提,她立马响应。
  
  云绮要拿她们当垫脚石,那她们可以趁机坏了她的好事。她倒是要看看,到时当事人都撞在一起了,她再拿什么解释。
  
  云绮可不知道自己身后还跟着两条尾巴,一路脚步欢快,小脸晕红,那模样就好似她要会的是情投意合的情朗,而非立志要拿下的目标。
  
  云绮依着舒穆禄氏的交代站在恭亲王必经的路口旁,直到听到脚步声,这才假装没有注意到一般走了出去,然后双双撞成一团。
  
  “你们是怎么走路的,没瞧见爷几个从那边过来吗?”被撞了个正着的纶布因着没有防备,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整个人摔得不清,疼痛让他原本有所收敛的脾气瞬间暴露无遗。
  
  云绮也被撞得不轻,因着有巧语扶着,倒没摔到。虽然她心里对于自己被骂显得有些恼怒,不过思及自己来得目的,云绮不由抬头看了一眼,见面前站着两位公子,从衣着打扮上根本看不出对方的身份,这让她有些踌躇,不过却不妨碍她执行自己的计划。
  
  常宁看了一眼打扮清新的云绮,见她柳眉微皱,贝齿轻咬着嘴唇,一脸我见犹怜的模样,伸手拉了坐在地上的纶布一把,“好了,人家一个女孩子都没叫痛,你一个大男人计较什么?!?br />  
  纶布伸手拍了拍身上的来尘,抬头的瞬间正好对上酝酿好情绪的云绮的盈盈水眸,泪光点点,欲语还羞,“天色昏暗,小女又急着回去,一时冲撞了公子,还望公子不要见怪?!彼蛋?,她还向纶布和常宁展露一个淡淡的微笑,好似歉意又好似安抚。
  
  “没事,爷就是摔了一下,有些急了?!甭诓及谧攀?,一脸颇不好意思的模样。
  
  云绮咬着嘴唇,哽咽地道:“多谢两位公子谅解?!?br />  
  “不谢,不谢?!甭诓纪琶媲把胖挛峦竦脑歧?,不由地主动开口道:“天色昏暗,不如由我送小姐回去吧!”
  
  云绮分不清两人的身份,不过她能确定其中一人便是她要找得恭亲王,至于另一人,她虽然不知身份,不过能和恭亲王一起的,身份肯定也不一般。所以稍作推辞之后,她便点头答应下来,“那就麻烦两位公子了?!?br />  
  在需要讨好的人面前,云绮总是表现得相当地得体,仪态十足,雅致温婉,端是容易让人产生好感。
  
  纶布原本是想自己送云绮回去,顺便再打听一下佳人的身份,谁知对方一开口就将恭亲王给带了进来,他倒是有心展示自己的男子气概,可恭亲王却不是他能指使的。正当他想帮常宁推脱时,竟意外地听常宁道:“天色也不早了,既然要送这位小姐回去,那就快点吧!”
  
  “好?!甭诓家涣掣咝说赜ι?,随后立马招呼众人,准备送云绮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