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时时彩11选五:第八十六章 侍寝 三

康熙一脸释然地笑了笑,双手捧起她满是红晕的小脸,低头吻住她的唇。
  
  云汐没有防备,自然被吻了个正着,只是吻她的人没有任何技巧,显得略为粗鲁,唇齿一阵碰撞,带来些许疼痛感,让云汐觉得难受却又不敢抗拒。
  
  有句话怎么说来,没吃过猪肉还没看过猪跑么?
  
  上一世云汐和巴彦之间虽然是夫妻,亦做过夫妻之间最亲密的事,但是亲吻却是一直都没有。这倒不是巴彦不愿意,而是云汐自己不愿意。她抗拒自己被算计的婚事,即便想要妥协,但是该有的坚持她还是有,特别是在得知巴彦和云绮的关系之后,她再未让巴彦近过身。
  
  滞留人间那么多年,特别是遭遇那个文明时代时,很多东西都冲击了她的思想,给她展现了一个完全不同于她想象中的世界。那样一个时代,别说亲吻,就是那些爱情动作片她都看过,虽然时间相隔有些远,但是这吻技好坏,她还是看得出来了。
  
  虽然她没试过,不过顺从一些,配合一些,想来她也好,康熙也罢,都能少受些罪。于是她红唇微张,顺从地迎接他的侵占,直到两人舌尖相触,少女软软蠕蠕的香舌顿时引起了康熙深厚的兴趣。顿时,你追我赶的,相互纠缠,直到两人都快喘不过气的时候,康熙这才松开云汐。
  
  康熙舔着自己的薄唇,眼中含笑,他突然发现,嘴对嘴的亲吻,并不像他想得那样难以让人接受……只是目光扫过她小巧精致却微微红肿的嘴唇,心中暗道,刚才似乎太过用力了些……
  
  云汐依偎在康熙的怀里,双眼微瞌,明显是有些疲惫了。
  
  “汐儿……”康熙突然唤了一声,吓得云汐一个激灵,睁开双眼。
  
  不是云汐不喜欢温情,而是她对康熙的认知太少,就算他们做了男女之间最亲密的事情,但归根结底,他们依旧只是见过两面的陌生人。
  
  “皇上……”云汐抬头看着环抱着自己的康熙,神色有些恍惚。
  
  康熙看着怀里有些恍神的小女人,知道她对自己还有些生疏,也不勉强,但却不喜欢她对自己的忽视,不满地咬了咬她娇俏的耳垂,看着她因吃痛而晕起水雾的愤怒眸子,轻笑道:“朕知道你对朕还有些生疏,不过来日方长,朕总会让你相信的?!?br />  
  云汐表情微怔,似没有想到康熙会说这些话,双眼对上他略带柔情的眼眸:“皇上的心意臣妾能感受到,只是臣妾打小就不是那讨人喜欢的性子,明明不得宠爱,却娇气任性……”说到这里,云汐不由得自嘲两句。
  
  她再不想过迁就别人的日子,也不想再过任人摆布的日子,所以从醒来的那一刻起,她努力对自己好,亦努力去谋划她能谋划的一切。
  
  康熙定定地看着她,眼中沉淀着她看不懂的神色,殊不知她所有的一切他都知情,甚至内心深处弥漫的都是对她的心疼。
  
  “早年我便想,若是可以,我必要寻个真心维护我的人,过自己想过的生活。无论是粗茶淡饭还是患难与共,我都将陪他,甚至因为他对我的好而爱他胜过我自己的生命,大约以后我们会过平凡而简单的日子,也许没有现在的富华富贵,但是可以彼此厮守到老。只是如今……”云汐想着刚才的一切,脸颊微红,明显是不习惯于在人前剖析自己的心理。
  
  话音未落,男人醇厚的气息便瞬间将她笼罩,他的吻吞没了她接下来要说的话,甚至他的热情直接燃烧了她的理智,让她再想不起自己之前的那些打算。
  
  桌上半燃的烛火轻轻跳动两下,发出噼哩啪啦的声响。
  
  诚然云汐说这些话是为了固宠,为了博得康熙的好感,但实际上这些话大半都是真的。
  
  她一开始的确只是想为自己谋一个安稳的下半生,继而在这个基础上报复那些害过她的人。也许这样的人生不会有轰轰烈烈的爱情,但是平平安安地过一生却是足够了。
  
  康熙抚着她光洁的背部,观她神色不似作假,心中莫名地因她这番话而有所震撼。这后宫之中的每个女人,不管是在他面前俯低做小还是温柔犹如解语花,说白了都只是想得到他的宠爱,也许个别有看重他这个人的,当不可否认,利益是在他这个人之前的。
  
  长臂环着云汐纤细的腰肢,微微用力,两人之间顿时再无一丝缝隙,“朕说过,朕会护着你的?!?br />  
  云汐安安静静地偎在康熙的怀里,声音软糯地应了一声,声音轻得几乎听不到,脸颊又埋在康熙怀里,一时间,也不知道她是明白还是不明白。
  
  康熙叹了一口气,扬声唤了一声,待热水准备好后,他也不吱声,直接抱着云汐往偏殿走去。事实上,被抬到乾清宫的嫔妃,都是在侧殿接受康熙的宠幸,宠幸完毕,也是留在侧殿休息,而康熙自己会回主殿去睡。
  
  今日,康熙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在翻了云汐的牌子之后,他便直接让人将她带到主殿,不仅在这里宠幸了她,甚至还亲自抱着她沐浴、休息。
  
  罢了,就当是他没有经过她的允许就自主作张将她纳入宫的补偿吧。若是没有他的干预,依着她的心智能力,怕是很容易实现她的愿望,找个爱她的男人,生儿育女,厮守到老。
  
  只是……
  
  康熙眼中闪过一丝寒光,不可否认知道她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后,他心情是复杂的,但就算是这样,他亦不会就此成全她!他看上的女人,且能让他为之心动的女人,这一生便注定只能属于他!
  
  翌日,天色蒙蒙亮时,梁九功进来便看到四处散乱的衣物,虽说昨天值夜的不是他,但仅看这地上的衣物,他就能猜到这新入宫的索绰络贵人不一般。
  
  之前种种虽说让他不自觉地重视起她的存在,却也不至于还没见面就急着凑上去讨好。当然,该示好的时候他肯定会示好,说不准那天这位就成了主子娘娘呢。
  
  “皇上,该上早朝了?!绷壕殴π⌒囊硪淼嘏捕讲?,靠近床榻,隔着床帐轻声叫道。
  
  “什么时辰了?!贝舱手写匆坏揽桃庋沟偷氖煜どひ?。
  
  梁九功一听康熙刻意压低的嗓意,不由得将自己的声音压得更低了,“回皇上,已经五更了?!?br />  
  帐中微微一阵晃动,隐约地能听到一道娇柔的女声,那软软糯糯的语调好似羽毛一般挠得人心痒痒。别说康熙,就是梁九功这个无根之人都听得意动,这也难怪皇上态度不一般了。
  
  “天色尚早,你好好休息?!碧趴滴跞绱宋氯岬挠锏?,梁九功心里一阵哆嗦。
  
  果然,这位索绰络贵人在皇上心中的地位真心少有人比。宫里都说乌雅贵人和卫常在有多得宠,可他们这些近身侍候的人心里都清楚,皇上只是把她们当成一个解闷的玩艺儿,根本没有所谓的感情,最多只有两分对美人的怜惜。
  
  等到帐子从里面被撩开,康熙光着身子走出来,梁九功立马上前侍候。之后伺候梳洗的宫女太监鱼贯而入,一柱香的时间便为康熙换上了一件完好的龙袍??滴趵砹死硇淇?,走到门口时回头看了一眼,却什么都没说。
  
  殿外守着的许嬷嬷和巧英睡了个圄囵觉,精神都显得有些萎靡,不过两人反应都不慢,一见康熙出来,立马下跪行礼。
  
  “奴婢给皇上请安?!薄?br />  
  “起吧!你们是侍候汐儿的嬷嬷和宫女?”康熙看了两人一眼,淡淡地问道。
  
  “奴婢是?!毙礞宙趾颓捎⑻娇滴醵栽葡某坪?,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一丝喜色。
  
  “好好伺候你家主子?!笨滴醯胤愿兰妇?,目光扫过去却在巧英的身上停留了一下,这才带着梁九功等一众内侍逐渐走远。
  
  许嬷嬷和巧英站起身,进屋之后没听到里面的动静,两人都没说话,只是低眉顺眼地守着,但是相比之前,两人的精神却是无比的亢奋。
  
  差不多一个时辰后,云汐自睡梦中醒来,精致绝美的小脸上透着些许红晕,慵懒的神情中透着些许独属于女人的妩媚,扬声唤来许嬷嬷和巧英,“先侍候我起身,然后收拾收拾,回延禧宫?!?br />  
  “可是……”巧英有些踌躇,明显是不明白云汐为何这般急着离开。
  
  “没有可是,这样做才是最好的选择?!痹葡锲车氐?。
  
  虽说,在这乾清宫多待一刻便昭示着多一分荣宠,但云汐却不想在这个时候招别人的眼。她已经在新人里面拨得头筹,更依着过往的情分在康熙心里留下印记,可以说收获满满。
  
  她进宫之初便从许嬷嬷这里得到不少关于后宫的忌讳,进宫之后,又听许嬷嬷分析过宫里的情况,别看宫里现下后位空悬,好似人人都有机会??墒导噬先舴巧矸葑鸸?、家世了得,那个位置又岂是谁都能坐的,别忘了太皇太后还安安稳稳地活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