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时时彩走势图开奖号码 > 宠妃打脸日常 > 第八十八章 慈宁宫请安

河北时时彩计算公式:第八十八章 慈宁宫请安

等到云汐梳洗完毕,正好听到李德全奉旨带着一系列赏赐到延禧宫的东配殿来,这时机倒是赶得刚刚好,倒不至于让云汐有失礼的地方。
  
  新人侍寝后只要没有意外,一般都会有赏赐,这也算是后宫不成文的规定,别看李德全扯着嗓子念了一堆的赏赐,但是比之侍寝之后升位分的人来说,云汐这样倒是没怎么引起后宫诸位妃嫔的注意。
  
  但是这样的结果对于云汐一个新人来说,还算不错,不说有多突出却也不至于落后,且当今圣上在位分这方面并不算什么大方之辈,没看见进宫多年的荣嫔等人熬了这么多年都只一个嫔么?她要是进宫侍寝一次,便升为嫔,怕是不用后宫这些嫔妃动手,太皇太后第一个就能结果了她。
  
  如此甚好,赏赐重些,能找出很多原因来解释,比如她伺候的不错,她兄长立功,抑或是看在她是太皇太后亲点的……等等原因,都可以分散别人对她的关注。
  
  行礼谢恩之后,云汐大方打赏,不只是李德全,其他跟过来的宫女太监都得了赏。此举不说获得众人好感,至少也能留个面子情。
  
  待送走李德全后,云汐便直接吩咐许嬷嬷他们将康熙赏赐的这些东西登记造册。至于她自己,自然是该干什么该什么去了。
  
  云汐侍寝算是给新人承宠打开了局面,接下来,隔了不到两天,袁贵人便被翻了牌子,至于赏赐,云汐没多做打听,据绿芙说比她差上几分,至于是几分,云汐并不感兴趣。然而,相比卫常在的连续被召幸,云汐她们这些新人的光芒很快就被掩盖了。
  
  在后宫,新人承宠得赏,真算不上什么大事,真正会被后宫嫔妃当成大事的,大概就是有人持续得宠,分去了她们原有机会。
  
  于是,后宫那些原本放在云汐她们新人身上的目光‘刷’的一下子再次转回了卫常在身上,至于乌雅贵人,那一直都是一个聪明至极的女人,懂得怎么趋利避害,懂得躲在别人的背后争得更多的好处。
  
  这不,卫常在便成了后宫所有嫔妃的共同抵制的敌人,若不是依着卫常在的身份,根本没有资格给太皇太后等人请安,她的日子怕是更难过。
  
  云汐看着这样狼狈的卫氏,突然感觉到身份高低以及有人维护和没人维护之间的区别到底有多大了?;腥患?,云汐对于康熙不由得多了几分依赖。
  
  几日之后,当云汐再去给荣嫔请安时,荣嫔直接便直接告诉她,今儿个是去慈宁宫请安的时间。
  
  云汐微微一怔,回神之后这才想起荣嫔之前说得那些话,于是乎她便老老实实地跟着荣嫔一起往慈宁宫去了。
  
  她们抵达慈宁宫的时候,里面正热闹的紧,太皇太后和皇太后二位自然不必多说,肯定是被众人追捧的对象,而佟贵妃、钮钴禄贵妃以及其他部分嫔妃都陪坐一旁,一眼望去,千娇百媚,佳人成行。
  
  与荣嫔一起上前,云汐先是给太皇太后和皇太后郑重请安,又给两边的贵妃请了万福,最后再与一众嫔主们互相问好,等到一通繁琐的礼数过后,荣嫔作为嫔主自然能落座,而云汐这个贵人还没资格有座位,即便累也只能老老实实地站在荣嫔身后。
  
  不管是在慈宁宫,还是在其他地方,列座次序一直都是有讲究的,除开左右之分,还有上位者的喜好之分,就说挨着太皇太后坐的是钮钴禄贵妃而不是位尊的佟贵妃,便能看出太皇太后的喜好。
  
  落了座,荣嫔便笑着道:“老远就能听到太皇太后在殿中的笑声,也不知道今儿个是有什么喜事?太皇太后说说,也好让臣妾跟着高兴高兴?!?br />  
  钮钴禄氏虽然不好相处,却也不是一直都摆冷脸,至少在慈宁宫,她一直都是笑容满面的样子,原本她长得艳丽妩媚,现在一笑,当真是美艳动人,“宜嫔有喜了,这可不就是天大的喜事吗?”
  
  宜嫔郭络罗氏就坐在钮估禄氏旁边的绣墩上,此时娇艳如花的小脸也带着难掩的喜气和笑意,“最近一直觉得身子不大舒坦,原本以为是春困犯懒,谁知太医来诊平安脉,竟是诊出了喜脉?!?br />  
  “那可真是天大的喜事!自*雅贵人生了四阿哥,宫里已经很久没再传过喜讯了,这的确是件值得高兴的大喜事儿!”荣嫔神情微怔,随即便笑着附和道。
  
  云汐心中也暗自吃惊,据她所知,康熙最为宠爱的便是宜嫔郭络罗氏和德嫔乌雅氏,后期即便有密嫔等汉妃,但是从地位上来讲,还是前两位更让人重视一些。若说乌雅贵人生得是四阿哥,那宜妃肚子里这个应该就是五阿哥了。
  
  后世有不少康熙和康熙儿子的小说,云汐当时好奇也看过一些。别看上一世的她对宫里宫外的消息都不甚了解,可拜那些小说所赐,宫里大致上发生过什么事,那些嫔妃有生养,她还是清楚的。但是现在她这个上一世从未在宫中出现的人入了宫,便意味着打乱了原有的安排,所以从前的一切会如何都已经不重要了,剩下的一切会如何最终还得看她们各自的本事。
  
  “宜嫔入宫多年,一朝有喜,当真是可喜可贺,其他诸位妹妹也得加把劲儿,为皇上开枝散叶?!辟」箦淙荒蜒谒嵋?,但是开口的瞬间却又为宜嫔拉足了仇恨。
  
  宜嫔相比荣嫔等人的资历低上一些,可也算得上宫中的老人儿,她一朝有喜,而同时段进宫又或者先于她进宫的人却都还没有喜,被佟贵妃这么一提醒,艳羡与妒忌夹杂在一起,如何能不让人动其他的心思。
  
  太皇太后听了佟贵妃的话,眼里闪过一丝不喜,随后笑着对宜嫔招了招手,然后自自己的手腕上取下一个凤血镯套到她手上,道:“这凤血镯是哀家的心爱之物,如今你有了身孕,哀家就赐你这个镯子,给你添添福气,只盼着你能为皇帝再添一个阿哥?!?br />  
  宜嫔闻言,眼里闪过一丝欣喜,随后忙屈膝谢恩,“谢太皇太后恩典?!?br />  
  眼瞧着众人对宜嫔的嫉妒更深,太皇太后不由地将目光转向了云汐,“索绰络贵人上前来?!?br />  
  云汐被叫得一愣,她本以为自己就是一个充数的,毕竟论出身论家世,新进宫的赫舍里氏都比她高出不只一节,同行的袁贵人娘家又得重用,就算她大哥在战场上受赏识,那也绝对没到能让太皇太后重视的地步,谁能想到……吃惊之余,云汐疾步上前,屈膝行礼,“臣妾索绰络氏给太皇太后请安?!?br />  
  太皇太后看着她规规矩矩的模样,满意地点了点头,转头看了一眼身后的苏麻喇姑。苏麻喇姑见状便捧了一个盒子走到云汐面前,将那个锦盒打开,里头是一套白玉头面,看那质地和做工就知道上属珍品。
  
  “这套白玉头面是内务府新制的,今日哀家赏赐给你,望你日后好生服侍皇帝?!碧侍蟛患辈换旱氐?。
  
  云汐屈膝谢恩,双手接过赏赐,“谢太皇太后赏赐,臣妾谨遵太皇太后教诲?!?br />  
  殿内的嫔妃瞧着这一幕,一个个表情各异,有嫉妒的,有羡慕的,也有神情晦暗不明的。一时间,倒是没人开口,可别人不开口,一向风风火火的僖嫔却不会不开口,不管她这性格是真心爽利,还是故作爽利,人家都将这羡慕和嫉妒摆在了明面上,就算有人觉得心里不舒服,也不可能当众跟她闹。
  
  “这索绰络贵当真是好福气,刚入宫就能得到太皇太后赏赐的,新人承宠又拨得头筹,真真是让人羡慕呢!”僖嫔捏着帕子,一脸艳羡地说道。
  
  听这语气,似嗔似酸又似妒,意味不明,含义却不少,不知道的还以为云汐得了多大的好处,以至于原本原本情绪还算平静的众嫔妃,瞬间都将目光落在云汐身上,一个个眼神不善,似琢磨着要怎么来给她一个下马威呢!
  
  云汐微微扬了扬唇,一脸娇俏地道:“僖嫔娘娘过奖了,比起乌雅贵人和卫常在,臣妾不过是讨了个巧,沾了宜嫔娘娘的光,得了太皇太后的赏赐?!?br />  
  这一两句话的功夫,云汐便将僖嫔套在她头上的种种名头一一甩了出去。
  
  的确,相比乌雅贵人和卫常在,她这才初次侍寝的人真心不算什么,再有宜嫔有孕之事在前,她这赏赐,着实不算什么。
  
  虽说云汐这话一下子得罪了宜嫔、乌雅贵人和卫常在,但是打散了其他人落在她身上的目光。
  
  再有太皇太后会突然表现出对她的青睐,云汐可不信是自己得了对方的喜欢,而是她容貌够出色,与卫氏有得一拼。另外,宜嫔有孕,拉她出来可以更好地分散后宫众嫔妃落在宜嫔肚子上的目光。
  
  大家都是好算计,可云汐不傻,她懂得权衡利弊,也知道轻重,但这并不表示别人欺到她面前了,她还得继续忍。
  
  “哟,看索绰络贵人这小嘴利的?!辟益裳奂葡侠淳椭苯铀?,微微愣了一下发,随后又甩着帕子道:“虽说这乌雅贵人和卫常在的确得宠,但是索绰络贵人也不甘人后??!瞧瞧,皇上给了大把赏赐,太皇太后又给了赏赐,这在咱们这些人里,可是少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