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时时彩走势图开奖号码 > 宠妃打脸日常 > 第一百五十四章 罪己诏

河北时时彩开奖结果:第一百五十四章 罪己诏


  
      安亲王离京之后,并没有让七阿哥生而有疾的事情就此平静下来,大臣里独有那么一群名为御史的官员总爱在这种时候上蹿下跳以证明自己的存在。
  
      御史这一官职刚开始是文职秘书类的,后来变成了监察御史,相当于各级检察机关的老大。原本这些人应该隶属于康熙本人管辖,但是因着局势不稳的关系,官员的派系和党争导致这些人的职权安排不详,慢慢地这些人为了显示自己的存在和职能,开始将目光投向后宫以及大臣的后宅,慢慢地引变成了以劝谏为主。
  
      当然,这所谓的劝谏只是他们博出位的一种方式,就比如有忠臣就有奸臣,有直臣就有佞臣,万事都有两面性,自然他们劝谏的内容有好有话,有用的也有没用的。像是现在,他们的本意并不是想跟康熙作对,但是有的时候为了突显自己,他们明知会触怒康熙却依然故我地拿七阿哥的事情博一个出头的机会。
  
      不管他们到底是什么用意,不可否认的是他们的确早在了头,也顺便坑了一把已经回到军中的安亲王。毕竟皇家的事情,总得有个由头,找不到事情发生的原因,那就只能扯天扯地,甚至是在康熙伤口上撒盐。
  
      有道是财帛动人心,这利益也一样动人心,毕竟少有人能拒绝送到面前的利益。
  
      一开始,这些人的言语还算婉转,东扯西拉,无非就是想要一个原因,一个能让他们冒头的原因,只要这个原因能逼得康熙退上一步,那便顺了他们的心意,无奈他们打算的再好,康熙本人却不愿意配合,双方之间便产生了冲突。
  
      有冲突就必然会有矛盾,这些人既然敢冒大不韪冲着康熙开火,那便是下定决心要捞点好处的。
  
      康熙对这些人目的心知肚明,别说他心中恼怒,就是他心情甚好,也不一定会如他们的愿。他暂时拿安亲王没法,还拿几个御史没法么?凡事只要不太过,他一向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由他们去了,但是这些人居然敢大声嚷嚷地让他下罪己诏,那他定然也不会对这些人太客气!
  
      罪己诏是什么?那是帝王无德的表现,可他凭什么要承受这一切,若是他的问题他承担,可若是别人的问题,他绝不像傻子一样往自己身上揽担子。
  
      若是以往,依着康熙一心想要成为一代仁君的想法,他肯定不会大肆处理这些御史,可惜康熙心里憋着一口气,这口气从安亲王离京到现在就一直憋着,原本康熙都以为自己会忍到处置了安亲王之后,却不想几个御史为了一点名头,竟忘了自己的身份,上蹿下跳不说,还妄图让他下罪己诏,简直就是狗胆包天。
  
      康熙冷眼看着这些人,心中冷笑,可发起火来却是迅雷不及掩耳,完全不给这些人机会,一出手就直接要了对方的命!
  
      “既然朕在你们眼里是那无德之君,那朕便让瞧瞧什么叫真正的无德!”康熙冰冷的嗓音响彻整个乾清宫,那些心里还打着主意想借此捞好处的大臣,见康熙如此强硬,再不敢造次。
  
      康熙发怒处置御史的事情并不让云汐觉得讶意,依她对康熙的了解,坐以待毙不是康熙的本色,即便他想做明君,但并不表示他就会任由其他人爬到他头上来。再者想要震慑那些别有用心的人,血腥手段是不能避免的。只是没想到居然有这么多人不怕死,明知康熙因七阿哥的事情恼怒于心,却还敢在这个时候为了利益扯虎须,这倒是应了那句人为财死鸟为死亡的话。
  
      这样的结果对于云汐而言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倒是那些处置的官员,若是无女眷在后宫还好,若是有,依着康熙的尿性,怕这一辈子也就这样了。谁说皇帝心胸宽广不记仇,康熙这个皇帝偏偏就是个很记仇的人,不然你以为卫常在为何这般受宠还没有晋升的机会,还不是因为她不知进退算计康熙,以至于让他记了仇。
  
      说穿了,皇帝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即便为了大局压抑自己内心的怒气,但不代表他会一直隐忍,委屈自己。
  
      这次的事情完全是因为这些御史急功近利,事情都没弄清楚就上蹿下跳,甚至触及康熙底线,康熙怎么可能忍气吞声顺了他们的意。不过像这样的情况都是少数,毕竟康熙只是要震住这些人,将七阿哥生而有疾的事情就此揭过。
  
      好在宗室皇亲心里也有谱,旁人不知原由,他们心里却清楚七阿哥有疾并非康熙无德,而是安亲王暗里算计造成的。若他们真的眼睁睁地看着康熙被这些不明情况的御史逼着下了罪己诏,那将来要倒霉的可就不只是安亲王一个了。
  
      至于七阿哥,倒是没人将脏水泼到他一个小小孩童身上,再加上康熙重子嗣,倒也无人敢因为他生而有疾便苛待于他,这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当然康熙既然心里对七阿哥有愧,认为是自己太过松懈才导致他被牵连,那就必会给他一定的眷顾,可以说只要七阿哥不作死,掺和那些不该掺和的事,他这一生不就其他,一个王爷的身份是稳稳的。而上一世七阿哥的确不错,康熙后期对他也很是重用,从这一点上不难看出康熙对于儿子们的要求有多高。
  
      云汐心中暗自思量着是不是要趁早帮着自家儿砸拉拉关系,不过想想年纪最大的大阿哥现在也不过就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娃儿,自家儿砸还只是一个小奶娃,就觉得这事其实还可以再放放。毕竟小阿哥的身份虽然没有全部产生变化,但是依着康熙对卫常在的态度,她怕这位八阿哥另投明主,不,应该是托生他人呐!
  
      如今后宫得宠的嫔妃不算太多,却也不少,卫常在一直领先,招了不少人的眼,私下里可没少被刁难,可惜现在的康熙再不像从前那般怜香惜玉,侍寝归侍寝,优待却取消的干干净净的;再说宜嫔,别看她生了五阿哥,又失去了五阿哥,可满月宴上的事情和七阿哥的事情都促使康熙对她的不满越来越深,以至于宜嫔在挂上绿头牌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还没有她妹妹郭贵人来的得宠;剩下的像乌雅贵人、袁贵人等人,侍寝次数不说平分秋色,却也勉强可以持平,谁也不比谁强。
  
      虽然基本是这样,但是也有不少嫔妃在夹缝中抢得一次两次侍寝的机会,不管运气好坏,总有人能得逞,否则这后宫低位份的嫔妃怎么会越来越多。说穿了,能看得开的可不只有惠嫔一人,其他人也懂得依着康熙的喜好扶持新人,只是康熙再不像从前,一时间倒是断了不少宫女的上位之路。
  
      云汐的手指无意识地敲打着炕桌的桌面,脑中的思绪不断地翻滚,各式各样的想法在她脑海里盘旋。这段时间真的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每件事情似乎都有反转,再加上安亲王走得突然,她总觉得这事肯定不会就这样结束。
  
      当然,她并非不相信康熙的能力,而是担心安亲王还有别的动作,毕竟这宫里想要上位的嫔妃太多太多,宜嫔占着亲戚关系抢了先机,可这并不表示安亲王就没有同其他嫔妃接触过,甚至是暗地里安排了别的计划。从得到惠嫔和戴佳庶妃的事情出自于安亲王府的手笔之后,她就感觉有些不安心,觉得这事肯定不会这么简单就结束。
  
      一如她记恨安亲王府的人害她一般,她想安亲王府的人一定也会将脏水泼到她身上,认为是她从中做梗才使得他们落得这般境地,可他们却忘了害人者必自害的道理。
  
      也罢,这件事情已然到了这个地步,云汐也不想争什么对错或者输赢,毕竟比起安亲王府的算计,太皇太后这位老太太更麻烦,心思深沉,疑心又重,还一颗红心向着科尔沁。虽然现在有卫常在挡在前面,但这并非稳妥之法,她得另一个法子转移这个老太太的疑心,毕竟依着太皇太后的势力,不到万不得已的地步云汐是真不想跟她有正面冲突。只是云汐心里所思所想似乎都跟太皇太后背道而驰,可以说只要她还想要往上爬,还想要康熙的宠爱和孩子,那就是跟太皇太后对着干。
  
      别看现在有康熙大发雷霆震慑众臣,后宫又有被安亲王牵连的宜嫔等人吸引目光,可只要云汐在现在的基础上再踏出一步,就会打破后宫现有的平衡,到时就算有康熙护着,云汐依旧会成为后宫最大的靶子。
  
      备受宠爱的确让人嫉妒,可对于后宫的女人而言,宠爱并不是唯一,可以说比起宠爱,后宫的嫔妃更希望拥有子嗣。这倒不是说康熙没有魅力,实际上康熙除去帝王的身份,依旧是个有魅力的男人,这一点从云汐屡屡对他动心便能看出。而后宫的嫔妃,不管因何而入宫,说到底对于康熙这个帝王,不,应该说这个男人都是抱有几分想法的,只是这几分想法也许还没来得及实现便现实打击得遍体鳞伤了。
  
      比之渴望而不可及的宠爱,明显子嗣更能给她们安稳的生活,至少康熙大封后宫时,有子嗣和没有子嗣的嫔妃想要晋升的机会是完全不同的?;叵肷弦皇赖暮蠊慑?,就云汐所知,能为妃为嫔的大多都是有阿哥傍身的,再不济也是生养了格格的,至于无生养的嫔妃和生养了却没有保住孩子的嫔妃想要走到那一步,要么家世够大,要么够得康熙喜爱,否则这一生都不会有太大的变化。
  
      有了这样想法,家世背景都只能算一般的云汐只能将对康熙的心思埋在内心深处,毕竟比起情投意合,她更需要站稳脚跟,不然命都没有了,那一腔情谊还能错付给谁。
  
      正想着,许嬷嬷从外面走了进来,行礼之后凑到云汐耳边,轻声禀报几句,随后站到一旁,轻声道:“娘娘,有件事老奴拿不得准主意,还请娘娘做个决断?”

Ps:书友们,我是月下微尘,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