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时时彩走势图开奖号码 > 宠妃打脸日常 > 第二百一十二章 懂得低头

河北时时彩开奖视频直播:第二百一十二章 懂得低头

    宫外,索绰络府接到圣旨时,满府上下都是一派喜气洋洋的景象。
  
      若说之前云汐晋嫔位未曾提拔过族里以及娘家的任何人而引起众人不满的话,那么现在即便她什么都不做,众人也会帮她找理由开脱,毕竟索绰络一族日渐没落,儿孙辈里别看三品四品的人还有好些,但大多都没有实权,即便阿尔哈图冒了头,可也只他一个,这并不能让人满意,恰好云汐在这个时候晋升为妃了,且她肚子里还怀着一个,到时只要运作的好,不说瞬间振兴索绰络一族,却也能借此起复。
  
      就在马佳氏等人热火朝天地商量着这次进宫要如何借云汐晋升谋福利时,阿尔哈图带着阿纳呼占掀开帘子走了进来,两兄弟看着旁无若人地商量着要怎么从云汐那里谋利的族人和家人,面色铁青,想来是极不赞同他们的做法的。
  
      对于他们而言,只要云汐过得好,他们就高兴,云汐过得不好,他们就要努力让她过得好,哪里还有用她谋利的道理。不过他们两人心里也明白,族人也好,家人也罢,都不会因为他们的反对而罢手。
  
      马佳氏瞧见两人进来,抬了抬手,目光触及两人铁青的脸色,不由笑容一顿:“你们这个时候过来想必也知道了,娘娘大喜,不仅怀有龙胎,还晋升为妃,这都是皇恩浩荡?!?br />  
      不管何时何地歌颂皇家总是没错的,而且有族人在,马佳氏也是想借机提醒大孙子,做事要有分寸。
  
      阿尔哈图虽然不同意他们的决定,却也没想在当着族人的面发作。毕竟就算是同为一族,那也不是一家,真闹事,那被看笑话的就只能是他们家。
  
      “玛嬷说的对,的确是皇恩浩荡?!卑⒍技吹檬鞘度さ厮档?。
  
      马佳氏闻言点了点头,她这个长孙她还是有几分了解的,为人正直有毅力,不说文武双全,却也十分有才干,否则也不会仅凭自己的能力就走到今天这个位置。但是他同昭妃的兄妹之情也是她非常担心的一个问题,感情什么肯定是要有,但会因为感情影响自己的判断,那可不是一个家主应该有的情绪了。
  
      长房没有嫡出的儿子,庶出的再有才干,马佳氏也不会允许家业旁落的,更何况长房庶出的两个儿子,一个平庸,另一个年纪尚小,都不在她的考虑之中,倒是阿尔哈图,二房嫡出又是长孙,还有才干,马佳氏原本只是琢磨琢磨的想法就变得越发坚定起来。好在阿尔哈图并没有让她失望,遇事冷静,又震得住场子,这一点比他阿牟其和他阿玛强太多了。
  
      一旁坐着的族长以及长老瞧着气宇轩昂的阿尔哈图,一个个都摸着胡子乐呵呵地夸奖两句,毕竟现在的索绰络府是真的起来了。宫里有昭妃,宫外阿尔哈图也立起来了,瞧着也有大前途的,这样的东风谁不想借,所以他们也没想拿乔,一个个态度都很不错。
  
      “娘娘那边就交给你了,其他人都再用心些,好好办差,这家族兴盛就在眼前了?!弊宄すα肆缴?,也不再多留,反正事情都已经商量的差不多了,就算结果是否尽如人意。
  
      马佳氏见族长等人起身要走也不多留,她看得出来她这两个孙子有话要说,能忍着脾气应酬已然是尊重她这个玛嬷的,她若是一直忽视的话,指不定到时不好收场的人就变成她自己了。
  
      马佳氏目送族长等人离开后,目光落在两个孙子身子,抬手的瞬间,挥退了屋里侍候的下人,只留了一个苏嬷嬷在旁侍候,想来她心里也清楚这事她与两个孙子之间必有争论,若非这府里最终还是要靠他们,她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东西何苦费这么多的心思。
  
      “好了,我知道你们兄弟过来是为了什么?可我不能答应你们?!甭砑咽弦膊坏攘饺丝?,很直接地给了他们一个答案。
  
      一般来说她是可以哄着他们的,不过现如今这孙子辈的一个个的翅膀都硬了,阿尔哈图这个长孙先不说,就说她那几个孙女,如今还有谁把她的话放在心上。若是没有出息也就罢了,偏偏有出息的没出息的都不把她放在眼里。
  
      阿尔哈图冲着马佳氏一拱手,随后面带恭敬地道:“玛嬷,妹妹,不,娘娘如今在这深宫之中可谓是步步惊心,咱们索绰络一族若是能帮得上忙,倒也理所当然地可以要求回报,但据孙儿所知,自打娘娘进宫,府里似乎并未出多大的力吧!”说着他从怀里取出一叠银票又手捧起,“这是娘娘派人送到孙儿这里的,想来是不愿让玛嬷为难?!?br />  
      马佳氏看了垂首肃立在下方的两个孙子,再看阿尔哈图手中的银票,脸色虽然不变,但是双拳紧握,嘴角微微抽搐,良久才开口道:“你们这是想跟我这个老不死的拉开距离,还是想借此抛弃这满府上上下下百十口人?”
  
      虽然马佳氏清楚阿尔哈图和阿纳呼占这么做只是不想这么多人拖云汐的后腿,但是他们却忘了这都是族人是家人,马佳氏死死地盯着他们,不允许他们有丝毫的退让,好像就想借此挖出他们心里真正的想法一样。
  
      阿尔哈图和阿纳呼占的见马佳氏捂着胸口,死死地盯着他们,不约而同地跪了下来,异口同声地道:“孙儿从未想过同玛嬷拉开距离,也从未想过抛弃这满府上下,但孙儿还希望玛嬷能多为了妹……娘娘着想一二,她在宫中不易,不管是族中还是府里能给她的帮助原本就不多,所以还请玛嬷三思?!?br />  
      两人心中苦笑,云汐被晋封为妃的确是天大的喜事,可她站得越高,危险越多,再加上两个孩子,不说步步艰难,却也惊险不断,就这样他们的族人和家人,没想着帮她一把,却还想着拖她后腿,他们如何能不气愤,如何能不反对?
  
      马佳氏对上两人坚定的目光,心中纷乱无比,沉默的气氛不自觉地在室内蔓延,阿尔哈图两兄弟依旧跪着,可她却难以说出一声起,更难以说出一声不。
  
      她不知道宫中艰难吗?她知道;她不知道云汐一人带着两个孩子不容易吗?她也知道。只是她没有办法,他们索绰络家已经沉寂了太久了,久到他们都快被人遗忘了。现在好不容易云汐起来了,阿尔哈图出息了,难道还不能让她风光一把吗?不过现在的马佳氏褪去了之前的兴奋,变得有些忐忑不安起来,毕竟云汐要真是撂担子,阿尔哈图两兄弟又因此而跟她离心的话,他们这索绰络府怕是就真的完了。
  
      “此事的确是玛嬷想得不够周全,但是你们要知道,光是咱们一家起来是不够的,族里必须有人呼应,你们想想这朝堂之上,真正能发挥作用的有几个家族不昌盛的,三……娘娘在宫里不易我知道,可是我也没办法,毕竟这么多年以来,咱们族里府里都没个出息人,以往在宫中的势力也早就随着时间被清除了,现在就算玛嬷想帮娘娘也是无能为力的,唯一能做的就是借机给族里好处,让他们支持娘娘?!甭砑咽峡醋虐⒍夹值芰?,一脸的语重心长。
  
      阿尔哈图和阿纳呼占对看一眼,两人心中同时叹气,这件事做得好两方得利,做得不好,折损的就可能只有云汐和两个孩子,这才是他们最不能容忍的:“玛嬷可曾想过,族里的要求娘娘是否愿意接受,毕竟这么多年以来,族里也好,府里也罢,对娘娘可没什么恩情?!?br />  
      云汐在府里时过得是什么日子,大家心里都清楚,她没有因为得宠而报复府里众人,想来已经是十分有心了,现在府里想利用她往上爬,阿尔哈图可不认为是件好事。这人都有自己的容忍度,他本人尚且不能忍受族人以及家人的贪婪,何况是从来没有被善待过的云汐。
  
      马佳氏闻言,脸色微微有些发青,她心里清楚这三丫头能在短短三年里从一个贵人晋升为妃,手段心机自然不同以往,而她也不敢小看。其实自打云汐晋升为嫔,她就知道昔日那个看着她眼色讨生活的小丫头已然再不必看别人的眼色了,且她的态度其实一直都很鲜明,对娘家人不亲近,不讨好,也不依靠,反而是他们,才是真正不能离开她的人。
  
      “你们的意思我都明白,但娘娘现在不需要,以后阿哥们大了,难道她也不需要,有些事情是相辅相成的,我不想把话说的太过,却也希望你们能劝着点娘娘,事无绝对,很多时间,人要懂得低头,一如现在的玛嬷,当初未曾想到现在,可面对现实不一样也低下了头么?”马佳氏苦笑地摇了摇头,她难道做得还不够明显吗?她这个在府里说一不二的老夫人,再见昔日的孙女,那也是要低头的。
  
      能走到今日,阿尔哈图也不是傻的,他当然知道这里头的弯弯道道,也知道玛嬷说得没错,可是他再通透他也不愿意再看着云汐受罪,当年的种种就连他如今回想起来都觉得愤慨,何况是身为当事人的云汐,毕竟有些事情不是她过得好了,往日的那些伤害就会消失了。
  
      “玛嬷的意思孙儿明白,但是孙儿还是希望玛嬷先探一探娘娘的意思后再做决定,而不是先答应了一切再想法去逼她答应?!卑⒍荚谡庖坏闵嫌任岢?。
  
      马佳氏见阿尔哈图做到这份上,也算是明白他的意思了,点了点头的同时,她心里那点儿自信也差不多被打消殆尽了。之前她认定云汐会妥协,但是现在有阿尔哈图站在她这边,他们就算不愿,也不敢做得太过,也罢,有些事情既然急不来,那就慢慢来。

Ps:书友们,我是月下微尘,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