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时时彩走势图开奖号码 > 宠妃打脸日常 > 第二百四十章 处置结果

河北时时彩玩法介绍:第二百四十章 处置结果


  ?    云汐奇特的经历注定她不会是个简单的人,好在她本人并没有什么坏心,否则就她脑子里的那些东西,只要把握机会,想不掀起风浪都不行,哪里还会像现在这样连对付一个云绮都还得绞尽脑汁。
  
      果然,这宫里宫外仅仅只有这一墙之隔,行事却难于登天,即便她一直都跟大哥阿尔哈图有联系,但她并不想让阿尔哈图参与这件事,没由来得她就是觉得上一世害得他们兄妹三人都没有好下场的人,就算是死在他们手里,也只是脏了他们的手罢了。
  
      “倒不是有什么不好说的,皇上应该知道臣妾的玛嬷这次进宫全是为了大姐姐,而臣妾同她历来就不对付,即便已经过了好几年,再无联系,臣妾依旧不能释怀,所以这才同玛嬷有了争执,而现在玛嬷虽然走了,但是臣妾心里清楚臣妾若是不管这事,他们必然找上臣妾的大哥,到时闹来闹去,损得可不只是臣妾的名声,一不小心还得带累皇上?!痹葡房戳丝滴跻谎?,脸上带着一丝赧然。
  
      别人要是攻击她,说来说去无非就是她得宠,再者就像佟贵妃那样把一系列妖妃啦祸水呀的名头往她头上扣,而这些名头都源自于康熙对她的宠爱,所以这种事情她若提前挖好坑的话,以后再在人想借此往她身上泼脏水,就等着被康熙打脸吧!
  
      “你大姐姐不是嫁人了吗?怎么?嫁了人还天天往娘家跑,这夫家是干什么吃的,都不管管吗?”康熙早就忘了云绮嫁给谁了,能记得她嫁人还是因为她对云汐做得那些事让他没由来地将此人拉进了黑名单。
  
      康熙此人最为护短,他放在心尖上的人是容不得别人碰的,若对方势力强大还能让他略有忌惮地退让,可一旦被他逮到机会,他便会十倍百倍地还回去,像现在这样遇上那种不知天高地厚的,而他张张嘴就能处置的,康熙肯定不会客气。
  
      “皇上可能不知道,臣妾这位大姐姐历来自我,凡事只要自己痛快,当初家里为她安排了不少青年才俊,可她却同赫舍里家的少爷赫舍里·纶布私相授受,最终不顾家人反对委身为妾,如今失了宠便回娘家闹,说是臣妾现在颇得盛宠又得妃位,可以压制赫舍里家的二少爷,让臣妾帮着她出气,治了赫舍里家二少爷福晋的罪?!痹葡档秸饫?,瞄了康熙一眼,见他一脸厌恶的表情,又继续道:“别说臣妾跟她关系不好,就关系好臣妾也不可能无缘无故地仗势欺人,况且正室管教妾氏本就是常态,若旁人都学大姐姐这样,不是乱了伦常吗?”
  
      云汐自己就是个妾,即便她贵为三妃之一,也依旧改变不了她是妾的事实,但是既然选择为妾,就要接受成为妾氏的一切束缚,像云绮这样自甘堕落地凑上去为妾,又心大地妄想代替正室的,但凡有点脑子的人都不可能站在她这边。特别是康熙还是个非常注重嫡庶血脉的人,虽说当初立太子是因为时局所迫,可要不是胤礽是嫡出,他又何德何能坐上这太子之位,说白了,康熙就算再疼老六老八,他也是看重胤礽的嫡出身份的。
  
      旁边的康熙听了云汐的话,也是一阵头疼,他倒是没有想到此事还涉及赫舍里家,纶布那小子看着是个老实的,却不想还闹出这样的事来,原本他还想着给他安排一个差事,现在瞧着还是别了,连自己的后院都管不好,还谈什么为他尽忠。
  
      “这事朕会找索额图谈谈的,至于汐儿那个大姐姐,朕瞧着既然嫁人了那就老老实实待在婆家,三番四次地跑回娘家算什么!”康熙一句话便定了云绮一生,他都说她该待在婆家,赫舍里家除非脑子坏了,才会放任她再跑回索绰络府去闹。
  
      “多谢皇上,若不是皇上,臣妾怕是还要就此事头疼,毕竟玛嬷是长辈,臣妾就算已经入宫为妃,这孝道还是要顾及的?!痹葡吭诳滴趸忱?,一声叹息,可透出来的却是更多的无奈。
  
      康熙只是静静地揽着怀里的云汐,双眼微微眯起,明显这孝道二字让他想到了慈宁宫里的太皇太后。别看现在局势已稳,可是却不代表他就能高枕无忧,再者可能是因为这所谓的孝道让他连连妥协的关系,现在的康熙对于孝道这个东西的看法产生了两极化的分歧。
  
      对于利用孝道压迫晚辈的,康熙打心眼里觉得厌恶,一如现在他随口处置了云绮后,却依然对前来压迫云汐的马佳氏产生恶感一样;而对于他自己,他又希望儿女能听话孝顺,可以说两种不平等的想法让他的想法显得有些极端化。
  
      “这孝道自然是要顾及,但是对于那些利用孝道来压迫勉强别人达到目的的人,却是丝毫不用顾及?!笨滴跛嫡饣笆?,语气冷凝,态度坚决,明显就此康熙会掀起一定的风浪。
  
      云汐若有所思地望着不远处的昏黄的灯火,今晚的一切从开始到结束都显得那般突然,不过结局还算不错??恿速」箦耐庇纸饩隽嗽歧?,再加上康熙先前维护她的举动,她想依她玛嬷的脾气,内心的天平肯定会出现倾斜,相比于从前对大房的偏心,这一次她怕是要死心塌地地支持以她为首的二房了。
  
      不过凡事都不可能靠她那对不靠谱的父母,但她的兄长和小弟却不能再像从前一样活在他们的忽视当中了。之前她就想到兄长的婚事,现在趁着康熙帮她处理娘家的事,她便一并给求了,反正指个婚对于康熙而言应该不算一件难事。
  
      果然,相比于处理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指婚让康熙的兴致瞬间提高了不少。毕竟除开云汐的关系,他本人对于阿尔哈图也是欣赏的,毕竟阿尔哈图这几年的表现是真的很不错,不管是从潜力还是能力,康熙都是看重的,所以说到给他指婚,康熙倒也没有随手就指,这样的态度让云汐很是满意。
  
      没人不喜欢被人重视,云汐也一样,康熙虽然不能只有她一人,但是能爱乌及乌地对她的兄弟好,她心里也觉得高兴,这使得她在御花园里积累的委屈,此刻瞬间消失殆尽了。
  
      当天夜晚,云汐没有回永和宫,而是直接在乾清宫后殿的主殿歇下了。乾清宫里的奴才对于康熙给昭妃的种种特例早就习惯了,再有梁九功时不时地敲打,乾清宫里倒是没人敢泄露这些消息,不然这整个后宫的女人怕是都要与云汐为敌了。
  
      之后两天康熙虽然没有下旨分佟贵妃的宫权,却将佟国维等人给训斥了一顿,相较从前的隐晦,这一次可是实实在在地打脸,这让不少人都开始怀疑康熙与佟家之间是不是产生了什么不可调合的矛盾。与其同时,索额图也被康熙给骂了,若是他自己行事出了错也就罢,可是因为纶布,索额图那就是真的怒了,等回府之后,不仅将纶布骂得狗血淋头,事后还亲自将被纶布忽悠回来的云绮给关到了小佛堂里,可以说没有什么特殊情况的话,云绮这一辈子就只能老死小佛堂中了。
  
      云汐得到消息时,表面没什么,可等回到室内,她一个人可是大笑了一场,笑恶梦终于过去了,笑坏人终于得了报应,不过这并不代表她就忘了她的仇人里还有一个舒穆禄·巴彦的存在,那个人天生会钻营,就算他现在还没什么成绩,却架不住未来的变故太大,为了以防万一,她肯定不会放过她,毕竟都是凶手,凭什么一个清灯古佛生不如死,另一个却安稳潇洒,筹谋前程。
  
      所以趁着宫女探亲的日子,她借绿萝的手给她大哥阿尔哈图送了一封信,信上除了他的婚事之外,还有康熙给得几个记名秀女的名字,云汐告诉他是为了让他亲自去看看,与其盲婚哑嫁成悲剧,还不如事先看上一眼,至少得他自己喜欢,而信的最后,不是别的,正是对付巴彦的要求,没有任何理由,她就是要废了舒穆禄·巴彦,不管生和死,只要他再不能出现在她面前,又或者别人的面前,怎样都好!
  
      阿尔哈图接到信后,看了信中的内容,脸上的表情甚是复杂,对于他的婚事,他没什么特别的想法,倒是云汐针对巴彦的事让他尤为诧异。毕竟他们同巴彦也算得上亲戚,虽然相处不多却也有过几面之缘,可现在自家妹妹却是指名道姓地要废了对方,这让他觉得心惊的同时又不自觉地开始脑补自家妹妹受过的委屈,谁让云绮这段时间是真的闹得厉害呢!
  
      从前的一切他就不说了,就说现在云绮不管不顾地想借他妹妹的势欺人,根本就不考虑她的难处,若不是玛嬷突然变了态度,云绮又被赫舍里家接了回去,他都要以为他们兄妹三人又要被逼到绝境了。
  
      都说皇天不负有心人,他们能有今天的一切真的同家族无关,同府中亲人无关,但这些人却一直向他们索取,甚至是压榨。他一个大老爷们就算了,可是他的妹妹何其无辜!既然他们谁都不心疼,那他心疼,至于被点明要对付的巴彦,他会觉得讶意却不会觉得同情,在他看来,若不是被逼到一定程度,他妹妹是不会选择要人性命的,所以巴彦肯定是做了什么对不起他妹妹的事!
  
      阿尔哈图不算什么聪明人,但是他护短,对于一双弟妹,他是真心实意地疼爱,不管别人怎么看,他是尽全力在维护他们。以前没有能力也就罢了,现在有能力了,他绝不会再让别人欺负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