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时时彩走势图开奖号码 > 宠妃打脸日常 > 第二百四十一章 皇天不负有心人

河北时时彩qq群是骗局揭秘:第二百四十一章 皇天不负有心人


  ?    对于家人阿尔哈图一直都是包容的,不管是对父母还是对叔伯,只要是他能帮上的他都帮,可惜就是这样也不能让他们觉得满足,甚至一而再再而三地压榨他们,直逼得他们走投无路。
  
      之前他被逼无奈,只能选择从军,好在结果不错,而他的弟弟妹妹,虽然在家里待着,却不比他过得好,不过因着不在家里的关系,他对府中众人的包容度更高,而他的弟弟妹妹对府中众人的包容度很小,一如现在,他还有些许犹豫,但阿纳呼占却很是直接地附和了云汐的决定,没有丝毫的犹豫。
  
      “大哥,既然三姐都已经说了,那肯定是舒穆禄·巴彦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毕竟阿牟一直将咱们视为眼中钉,她指派自己的侄子做点什么可是十分容易的?!卑⒛珊粽级栽歧彩且坏阃槎济挥?,至于巴彦,他虽然不明白缘由,但是他知道之前自家姐姐因着这个人的关系被云绮找了不少的麻烦,这样的人付出一定的代价也是应该的。
  
      “你说的对,这些人若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三妹的事,三妹怎么可能专门点明,这事就交给我了,你自己注意,别让人看出端倪来?!卑⒍枷胱旁歧脖唤幼吆?,阿牟舒穆禄氏闹腾的场面,直觉得头疼。
  
      云绮会有现在的下场说到底不过是咎由自取,与他人有何干关?可他阿牟却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云汐身上,觉得是云汐不帮忙才致使云绮落得这样的下场,可她却忘了赫舍里家来接人时,她那沾沾自喜的态度有多嚣张,现在赫舍里家直接将人送进佛堂,她又觉得别人对不起她了,这样的逻辑还真是……
  
      “大哥放心吧!阿牟他们闹是他们自己的事,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卑⒛珊粽祭湫σ簧?,丝毫不把大房放在眼里。
  
      如今的索绰络府,大房就担一个名头,真正要说撑起这个府邸的是二房,从旁帮助的是三房,可以说不是他们离不开大房,而是大房离不开他们,可就是这样大房诸人还没有自知之明,一个劲地折腾。若不是玛嬷还在,他们早就不顾一切地要求分家另过了,毕竟谁也想付出了一切还被人嫌弃付出不够。至于阿牟责怪三姐不帮忙的事?呵呵,这种与天下正室为敌的事情也就他们想得出来,可他们自己都不敢做,凭什么要让他三姐做。
  
      “行了,别闹脾气了,先把三妹交代的事情办妥,也许这件事会成我们解决所有问题的出口也说不定?!鄙钐玖艘豢谄?,阿尔哈图冷静片刻才发现受不到大房的其实不仅仅只是阿纳呼占,他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
  
      两兄弟就云汐的信商量了许久,等拿定主意之后便由阿尔哈图接手,至于巴彦,没有上一世的云绮在旁帮着他,他即便送礼钻研,也不过就是小小地冒了个头,相比上一世的风光,这一世的他明显光芒微小,不值得别人注意,而深得康熙看重的阿尔哈图要针对他,不用说的太明白,甚至不用亲自出手,仅仅只是一个态度,就有很多想要讨好他的人前赴后继地帮着他对付巴彦。
  
      就在阿尔哈图想法为难巴彦的时候,他让人送的信也顺利地到了云汐手中,云汐看到信中阿尔哈图的承诺,便将此事抛之脑后了。对于现在的她而言,巴彦也好,云绮也罢都不再是她拼命也对付不了的人,而是她根本就不用在意的人。
  
      倒是宫里,近来动静太多,康熙借着寿宴的事折腾出不少名头,赫舍里家也好,佟家也罢,都吃了挂落,依着她对康熙的了解,接下来应该就轮到罪魁祸首的佟贵妃了。她以为自己是皇上的表妹就可以为所欲为,可是情分这个东西本身就是个消耗品,若是没有增加,又一直处于消耗的状态,再多的情分那也是不够用的,更何况佟贵妃所谓的情分一直都是她强调的,而她做得事情却一次又一次地让康熙头疼,次数多了,康熙还愿意对她好才怪了。
  
      这不,距离寿宴过去已经有上十天了,她可是知道眼瞧着其他人倒霉,佟贵妃那是真被吓得吃不好睡不香,整整瘦了一大圈??删褪钦庋?,该来还是要来的,这不就在众人去给皇太后请安的时候,康熙来了,那毫不避讳的模样,明显就是为了算账。
  
      “臣妾给皇上请安,皇上吉祥!”佟贵妃和钮钴禄贵妃一见康熙过来,立马起身领着下面的嫔妃一起请安。
  
      康熙点了点头,冲着皇太后行了一礼,随后坐到皇太后的身边,这才出声道:“平身?!?br />  
      康熙的话音刚落,佟贵妃等人纷纷起身,随后坐回原位,只是相比其他想要吸引康熙注意力的妃嫔,此时的佟贵妃态度明显带着一丝闪躲。要知道从前遇上有妃嫔敢在康熙面前摆骚弄姿的,她定然是要想法斥责几句的,但是现在她却闭口不言,好似没有听到看到一般,让在座不少妃嫔都一脸的诧异。
  
      云汐看着稳坐高台的康熙和一脸平静的皇太后,想来这事皇太后是知晓的,只是不知道是怕惹康熙不悦,还是单纯地看佟贵妃不顺眼,皇太后的态度只一瞬间就表现得明明白白——一切以皇帝的心意为基准。
  
      康熙坐在上首,冷眼看着垂着眼敛的佟贵妃,他原本是想等着她主动找他的,若是她主动一点,指不定康熙还给她留上几分颜面,可惜她不仅不主动,相反地上蹿下跳,以为自己把权力捏紧了就没事了,可她忘了他才是这后宫之主,他若不同意,她就是捏得再紧,他依旧能把这权力给收回来。
  
      “朕今儿个过来除了给皇额娘请安,另外就是有事要宣布……”康熙也不打算绕圈子,或许是他所有的耐心都已经被佟贵妃耗尽了,所以一开口就打算直奔主题,却不想这话才刚出口,坐在下首的佟贵妃就已经忍不住开口把康熙的话给打断了。
  
      “皇上——”佟贵妃意识到自己的举动不妥时也没法了,只能硬着头皮用祈求的目光看向他,希望他能看在往日的情分上再给她一次机会。
  
      康熙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内心残留的那一丝不忍也在她的这个举动下消失无踪了,“想来佟贵妃已经知道朕要说什么了,不过其他人并不知晓,且这件事很有必要,毕竟这段时间宫里的确发生了不少事情,处理结果都让朕不甚满意,所以朕决定重新分配宫权,也许各思其职要比一人独断更能解决问题?!?br />  
      钮钴禄贵妃就算再沉着,这个时候也是有些心动的,毕竟她只是蛰伏,并不是真的打算就此沉沦,不管不顾地犹如行尸走肉一般混过一生,只是当她的目光扫向一旁的昭妃时,看着她平淡的表情以及淡定的模样,便知这一切她定然是先一步知晓了,而单凭这一点就能证明康熙对昭妃的确不一样。
  
      从进宫之初开始,她便知皇上对世家的态度,再有她姐姐做的那些事,她想要往上爬是不可能了,明白了事实之后,她也不再想什么皇后之位了,整个人在冷静下来之后,所有的打算都开始变得实际起来,至于家族的野心,她实现不了,却也不能让他们就此毁了她的人生,所以在观望之后,她这才将目光投向昭妃,不为别的,仅仅只是沾她的光得让康熙一个好脸,继而再生上一个一儿半女就是她全部的心愿了。不然她不可能给昭妃好脸,更不可能主动帮着昭妃同宗室打好关系。
  
      果然,皇天不负有心人,她才靠近不久,昭妃就给她带来了这么大一个好消息,这真是太让人意外了。就算此事真的不能成,可能恶心一下佟贵妃她也是高兴的。
  
      “皇上有什么决定臣妾都无异议!”钮钴禄贵妃很是痛快地表明自己的态度,半点不带犹豫,此举让康熙都不自觉地点了点头。
  
      惠妃和荣妃虽然慢了一点,不过态度还算是积极,毕竟这是摆在面前的便宜,占多占少都是占,有什么好犹豫的。而云汐的态度一直都是随大流,既不冒头也不掉队,倒是让上座的皇太后很有好感。
  
      康熙不管她们心里想什么,他要的只是一个态度,而且对于宫权,他早有预想,只要按着他的意思走,互相牵扯,再有龙卫盯着,也翻不出大浪来,便无视佟贵妃求救的眼神,淡淡地开口道:“朝堂上事务繁多,朕不想总是因为后宫的事情而分心,且这几年佟贵妃着实为此付出良多,闹得身体大不如前,所以朕思索再三,决定重新安排一番,到时爱妃们各思其职,将后宫打理的更加妥当,朕也好专心处理朝堂政务?!?br />  
      佟贵妃攥紧衣袖下的帕子,脸色无比苍白地看着康熙,一脸认真地道:“皇上说笑了,能为皇上分忧是臣妾的福气,臣妾怎敢称累,而且臣妾的身子臣妾自己知道,无甚大碍,还请皇上不要担心!”言下之意便是这后宫的一切她都能处理好,根本就不用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