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时时彩走势图开奖号码 > 宠妃打脸日常 > 第二百四十二章 分权 一

河北时时彩走势图开奖结果查询:第二百四十二章 分权 一

云汐冷眼看着到了这个地步还不肯放手的佟贵妃,心中一阵冷笑,像康熙这样的人,既然打算处理这件事,那就不可能再给她挣扎的机会,不然他何必趁着这个机会宣布这件事,可怜这佟贵妃还抱希望于过往那被她消耗的一点不剩的情分来制止这件事,殊不知她越是阻止越是挣扎,康熙就越是坚定。
  
  “哦,朕倒是不担心贵妃,朕只是担心这后宫会因为贵妃的故作坚强而变得问题重重?!笨滴跆а劭戳速」箦谎?,语气淡漠地道。
  
  “皇帝说的对,这后宫现下最需要的就是稳妥,哀家瞧着佟贵妃的身子的确没有往日那般康健,再者,钮钴禄贵妃也好,昭妃、荣妃和惠妃也罢,都是好孩子,也都有能力,一起帮着分担分担也是好的?!币幌虿辉趺闯鐾返幕侍笠膊恢朗浅鲇谑裁葱奶?,很是时候地开口附合两句,不用佟贵妃再开口,就能让人感觉到此事已成。
  
  佟贵妃看着站在同一条线上的皇太后和康熙,再看钮钴禄贵妃等人亮晶晶的双眼和期待的表情,整个人异常地后悔,她有心反驳,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至于拿往日的情分说事明显又行不通,一时间佟贵妃的脸色煞白如雪,嘴唇微微翕了翕,却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来为自己辩解。
  
  “皇额娘说的是,这后宫近来诸事繁杂,贵妃一人的确忙不过来?!辈坏荣」箦?,康熙这话一出,便等于将这事情给定了,至于还会不会给佟贵妃留余地,这就看他的心情了。
  
  “皇上……”佟贵妃看着完全不顾她想法的康熙,整个人都觉得心碎了,再思及被握在手中的权柄马上就要变成别人的了,这心情就更加复杂了。之前她百般针对昭妃也不过是心有不甘,可谁能想到事情还没成,她就已经将宫权给弄丢了,不用去信,她也能想到娘家那边的反应,到时皇上真要给她那个庶妹一两分脸面,这后宫怕是就没她的位置了。
  
  不,不行,她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就算失去宫权,失掉皇上的信任,至少她不能让淑玉那个贱丫头爬到她头上来,至于昭妃,她这边就算没有余力对付她,可是僖嫔那边,就算有犹豫,但并非无意,到时她再多加挑拨,迟早会让两人对上的。
  
  “好了,佟贵妃既然身体不好,那宫权便移交给贵妃,昭妃、荣妃和惠妃协助?!笨滴跛嫡饣笆?,看向钮钴禄贵妃的眼神显得意味深长。
  
  有些事情康熙是不可能说的太明白的,若钮钴禄贵妃聪明,自然明白他的用意,当然,若是她不聪明,康熙也有后招,根本不怕这些妃嫔跟他耍手段,毕竟让这些妃嫔真正奈以生存的是他这个帝王的态度,至于权力,他若不点头,她们能得到什么!
  
  “臣妾明白,还请皇上和皇太后放心?!迸ヮ苈还箦挂泊厦?,察觉到康熙的意图,立马起身行礼。
  
  钮钴禄贵妃是聪明人,还是一个务实的聪明人,不然她不会在康熙百般厌恶她的情况下还能稳坐在这个贵妃的宝座上,甚至在这个时候接收佟贵妃手中的宫权,即便得到的可能还不到一半,可是她却觉得很满足,毕竟要没有坐在她下首的昭妃的话,她可能连边都沾不上,如此,她又怎么可能明知昭妃是皇上的心尖尖,还故意跟她作对呢!
  
  她可不是佟贵妃那样的蠢货,自以为是皇上表妹,就能在后宫为所欲为。这不,一朝从天上落到地上还不醒悟,反而将所有的错都推到别人身上,这样的人不被打落尘埃,谁被打落尘埃。
  
  有别于云汐的淡定,坐在一旁的惠妃和荣妃的神情也很是激动,高位份谁都想要,但宫权却不是想争就能得到的。以往她们谁都不敢肖想这个,但是现在机会却是明明白白地摆在了她们面前,她们可不管是沾得谁的光,自己又能分到多少权力,不过她们心里清楚只要手里握有一丝半点的宫权,以后在这宫里,不管是她们还是她们的孩子的地位就真的稳了。
  
  这后宫从来都是捧高踩低的,很多事情并不是由位份决定的,而是由宫权、家族底蕴以及皇上宠爱来决定的,这些东西看似没有关联,但真正论起来,排名分先后的,而对于妃嫔,宫权还排在皇上的宠爱之前。
  
  当然,这并不表示妃嫔们不在乎康熙的宠爱,而是宫权在某些时候着实比康熙的宠爱来得管用,不然为什么不受宠的佟贵妃能依着宫权在后宫作威作福,还不是因为她手里的权利能决定后宫妃嫔生活质量高低,甚至是生死。
  
  云汐看了佟贵妃一眼,举着帕子掩饰唇边的笑意,对于现在的她而言,佟贵妃过得越不好她就越高兴,没人喜欢被算计,且还是被一个忘恩负义的人算计。要知道她们之间是有合作的,可佟贵妃私自断了合作不说,还倒打一耙,她就是泥人也还有两分土性,更何况她并不是任人欺负的泥人。
  
  “皇帝既然已经决定了,那这事你们就看着商量吧!至于佟贵妃,辛苦了这么久,接下来的日子还是好好歇着,养养身子吧!”皇太后看着佟贵妃那如丧考妣的模样,心中一阵冷笑,当她不知道佟家的野心,只是从前有太皇太后坐阵,不用她出头,而现在太皇太后倒了,不代表仅仅只是冒一点点头的她就能容忍有人在她面前放肆。
  
  相比佟家的骄横,皇太后更中意钮钴禄贵妃的务实和昭妃的本分,这人要知足,不知足的人可以一时风光,却不可能一世风光,而她看了太多太多不知足的人在她眼前消失,所以她不仅自己吸取教训,看人也以这个为基准。
  
  康熙对皇太后的话很是认同,虽然这个结果比他想得更彻底,不过他心里也明白,佟家这几年的确有些过了。即便他想要朝堂平衡,却也不想佟家成为其中一霸,可惜佟家似乎并不能理解他的一片苦心,一个劲地上蹿下跳,这次算是他给佟家的最后一个提醒,若他们不是不能把握,那他也必不再给他们留余地。
  
  康熙到底是一个帝王,而且还是一个心越来越冷硬的帝王,随着时间的推移,能让他动容或者心软的人或者事越来越少,能像现在这样花心思去提醒一个人对他来说已经是极限了,所以接下来看得是佟家自己的选择,而不是他这个帝王够不够心软。
  
  “时辰也不早了,朕就不打扰皇额娘休息了?!笔虑榘焱?,康熙也不再久留,虽然他对皇太后的态度一如往昔,可这并不代表他还能像从前一样毫无芥蒂地亲近皇太后。
  
  皇太后闻言看了康熙一眼,想着太皇太后做的那些事情,她心里虽然觉得难受,却也不得不接受皇帝的冷淡,毕竟太皇太后以及后宫的蒙古妃嫔想要的太多,而做的也太过,致使皇帝心里有了疙瘩,她若是想消除这个疙瘩,仅仅只是帮着皇帝做一两件事是不可能的,还得看她后期所做的一切符不符合皇帝的心意,符合皆大欢喜,不符合她便要赴太皇太后的后尘。
  
  这一刻皇太后对太皇太后是有怨的,怨她太过激近,又太过贪心,不然她们都会好好的,甚至还有机会在可能的时候帮上科尔沁一把。但是现在一切都被她的贪心给毁了,皇帝如今对她们对科尔沁的戒心已经到了最高,想要消除不易??!
  
  钮钴禄贵妃见康熙离开,几人也不好再多留,陪着皇太后说了几句客气话便直接起身告辞,至于佟贵妃浑浑噩噩的跟在她们身后,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不过钮钴禄贵妃等人都不在意这些,她们现在满心都想着要怎么分配这马上就要到手的权力。
  
  云汐对此倒是一点都不急,她不是贵妃,也不是三妃之首,即便得康熙宠爱又有二子傍身,可家族势力到底一般,跟其他人相比有着偌大的距离,她若是握有太多的权力怕是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她并不想跟钮钴禄贵妃她们争??扇盟挥邢氲降氖桥ヮ苈还箦淙幻挥懈嗟娜?,却给了最关键的一个份例用度的分发和管制。
  
  说到份例,那是全宫上下都要涉及,可以说得罪谁不能得罪她,否则只要云汐在这上头动一下手脚,位份高的也许只是受影响,但位份高的可能连日子都过不下去,毕竟不是每个入宫的妃嫔都有足够的底气的。
  
  “贵妃娘娘,臣妾从未接触过这些,娘娘突然委以重任,臣妾怕难当大任……”云汐看着坐在上首的钮钴禄贵妃和眼巴巴的惠妃和荣妃,语带推脱地道。
  
  钮钴禄贵妃闻言不由得失笑,别人只怕自己得到的太少,这昭妃还真是……不过越是如此她越觉得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而且相比野心勃勃的惠妃和荣妃,她反倒觉得昭妃更让人放心,毕竟相比这两位,昭妃的底线从一开始就划好了,只要细心便能察觉,而另外两位却不一样,她们早已被后宫渲染彻底,而她赌不起她们的善心。
  
  荣妃轻笑一声,虽然心有不甘,却不是附和地道:“昭妃妹妹历来都是稳妥之人,贵妃娘娘委以重任也是理所应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