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时时彩走势图开奖号码 > 宠妃打脸日常 > 第二百五十五章 各自反应

河北时时彩软件手机版下载:第二百五十五章 各自反应

佟贵妃有孕的事情不过半天的时间就已经传遍了全宫上下,先不提后宫嫔妃的反应,就是康熙得到这个消息时的反应,绝对不会是高兴的。
  
  “梁九功,去把这个消息核实一下,朕要知道这个消息到底是不是真的!”康熙坐在御座上,目光盯着桌上的折子,眉头紧皱,他花了大把的时间收集这次巫蛊之祸的证据,可以说事情已经到了将近收网的时候,却没想到佟氏会在这个时候爆出有孕?
  
  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
  
  康熙对于这次巫蛊之祸十分震怒,除了在乎云汐和两个儿子之外,太皇太后和佟贵妃也确确实实碰触了康熙的底线,让他产生了?;械耐?,更对他们动了杀心。
  
  其实这也不怪康熙,宫里佟贵妃搅风搅雨就算了,偏偏佟家也不老实,自以为是康熙的母家,行事越来越放肆,这让康熙想不忌惮都不行。即便上次康熙敲打赫舍里家时顺便也敲打了佟家一番,可佟家并没有因此而收敛,最多就是按兵不动了一段时间便再次故态复萌。这样的举动一再挑动康熙最敏感的那根神经,就在他准备以处置佟贵妃来警告佟家时,佟贵妃在这个当头居然有孕了,这还真……
  
  都说虎毒不食子,康熙对于子嗣的看重众所周知,若佟贵妃没有身孕,康熙绝对不会犹豫,可现在若佟贵妃有孕是真,他手里的计划怕是要重新拟定了,毕竟他再冷心冷情,他也不能对自己的骨肉下手。
  
  梁九功心中一惊,下意识地上前两步,冲着康熙行了一礼,恭敬地道:“奴才遵命?!?br />  
  从乾清宫里出来,梁九功拿着袖笼里的帕子擦了擦额头不断往外冒的虚汗,心里对于佟贵妃折腾事的能力由衷地表示佩服,都走到这种地步了,她居然还能翻身?据他所知,佟贵妃似乎也就是一个多月前趁着皇上高兴,借着皇上的醉意承了一次宠,本以为这一次也会同以往一样,谁知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好几年都没动静的人突然就传出动静来了,哎哟喂,他还是趁早给昭妃娘娘把消息送过去吧!
  
  别看佟贵妃身居贵妃之位,身后不仅有佟家撑着,现在还怀上了龙嗣,但是以他在后宫生存多年的经验来看,她就算是生出阿哥来,怕是也很难抵得过昭妃娘娘在皇上心中的地位,更何况这位不知天高地厚的主还在这当头联合太皇太后闹了一出巫蛊之祸。虽然事情没闹大,却不表示皇上不记仇,可以说若不是她这胎怀得太及时,指不定就要被皇上直接打落尘埃。
  
  很快梁九功便将为佟贵妃诊脉的太医给带过来了,这位太医倒也没觉得这事有什么不对,只以为是康熙重视佟贵妃腹中的骨肉,所以半点不敢隐瞒,一五一十地说了:“禀皇上,贵妃娘娘确实怀了近两个月的身孕,只是母体不强,胎儿不稳,需要静养?!?br />  
  康熙心中虽然不满,却也没想过伤害佟贵妃腹中的胎儿,现下一听佟贵妃怀胎不稳,他这心里一阵复杂,可就是这样,康熙也未在人前露出半点情绪来,从头到尾面无表情,倒也让人猜不出他到底是高兴不是不高兴。
  
  太医这边半躬着身子,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不过从他微微缓动的身子能看出他的紧张,毕竟这一趟连他自己都说不准到底是?;故腔?。
  
  后宫里的事情,太医不能掺和,特别是在康熙出手整治之后,他们就更不敢掺和了。不过虽然不敢掺和,可该关注的该注意的他们依旧,毕竟当太医的,有的时候很容易就变成了发泄的目标,为了保住一条小命,他们可是拼了!
  
  “朕知道了,都下去吧!”康熙沉默片刻后,淡淡地说了一句,随后挥手示意他们都下去。
  
  梁九功见状,立马上前两步侧身将太医给请了出去,回头的瞬间瞄了一眼表情看不出喜怒的康熙,心里微微有些着急,可惜天不从人愿,他已经将消息送去了永和宫,可永和宫到现在都没有任何的动静,也不知道是打着什么主意,这苦了他们这些在乾清宫里侍候的人。
  
  太医出了乾清宫也是一身的冷汗,明显这事他预估错误,他本来还以为皇上会过问是因为在意佟贵妃肚子里的那块肉,现在回想一下,他才发现皇上的表情从头至尾都很冷淡,甚至偶尔还夹杂着一丝复杂,由此看来,后宫里流传的皇上对佟家不满的传言应该是真的,不然怎么会连佟贵妃怀有身孕都不赏赐一下呢,要知道之前后宫上至皇后贵妃,下至答应宫女,但凡有孕,无不赏赐一番,此时对比一下,情况真真是一目了然。
  
  “多谢公公提点?!碧搅僮咔俺遄帕壕殴ξ⑽⒐傲斯笆?,低声道了句谢。
  
  梁九功也不过就是顺嘴那么一说,为得不是太医受罚,而是怕太医言辞不当惹得皇上大发雷霆,继而连累他们这些侍候的人,不过现下事情都过了,人家道谢,他也不敢拿乔,只得客气地道:“好说好说?!?br />  
  送走了太医,梁九功望着外面那阴沉沉的天气,长叹了一口气,本以为风雨欲来,现在倒好,中途竟峰回路转,让佟贵妃得了一个护身符,只是不知道皇上最后会如何处置这件事,又会怎样安排掺和其中的太皇太后和佟贵妃。
  
  一个是长辈,一个身怀有孕,两个人怎么处置都容易招人话柄,若不然之前康熙类似于软禁太皇太后的举动,为何还得拉着皇太后出来做脸,说穿了,这孝与不孝是真的让人很为难,毕竟针对太皇太后做得那些事,下手太轻,起不了作用,下手太重,又容易惹人诟病,这样的结果他一个奴才看了都头疼,何况是要处理此事的康熙。
  
  永和宫里,云汐倚栏而坐,目光望着天边越渐阴沉的天色,眼底还残留着一丝诧异。她是真的没有想到佟贵妃会在这个节骨眼上怀孕,她虽然知道佟贵妃会有一个孩子早夭的孩子,可是她没有想到会是在这个时候出现。
  
  有那么一刻,云汐自己都在怀疑是不是连上天都在帮佟贵妃?不然为何总是能让佟贵妃逃过一劫,明明这一次就凭着这巫蛊之祸,她就能借着康熙的手将她和太皇太后一举打落尘埃,不说一下子要了两人的性命,最起码也能让她们再没心力起乱子,可是现在佟贵妃有身孕的话,康熙必定会重新斟酌,到时候她怕是很难再达成所愿呢!
  
  也罢,这种事情谁也没能想到,就算佟贵妃真的有上天帮忙,那也仅止一次,毕竟就她那样的性格,想要作死真心不难,且这次的事情谁能保证康熙就一定放下了。今天她退上一步,来日她必会前进无数步。
  
  绿萝站在一旁,看着自打收到佟贵妃有孕的消息就一直闭口不言的自家娘娘,眼里满是担忧,嘴里不由地轻声劝道:“娘娘,凡事都有意外,就算佟贵妃这一次能凭着肚子里的孩子逃过一劫,可是这并不表示她就真的一点都不用负责了??!”
  
  云汐转头看了一脸忧色的绿萝一眼,轻笑地站起身,语气淡漠地道:“你说的对,只是逃过一劫,并不是逃过一世,有些事越是积累,爆发出来就越是猛烈?;噬隙再」箦埠?,对佟家也罢,想必都很失望,即便留情,那也只是一时,若佟家不懂得收敛,未来结局可期?”
  
  多少世家勋贵都毁在这自以为是上,昔日的安亲王是何等的风光,别说皇室宗室,怕是皇上都要避上两分,可现在呢,一朝成了光杆司令,空有爵位而无权势,还不是一样没落度日。
  
  看来总有那么些人看不情自己的处境,自以为成竹在胸,不把别人放在眼里,等到吃地时才后悔莫及,可谁管他呢!毕竟这佟家嚣张也非一两日了,不说老牌世家,就是新兴的世家,怕是也有很多人看不惯他们的行事。若说他们不动手是因为没找到机会,那么一旦有人对佟家下手,那必是蜂拥而至,到时纵使佟家是康熙的母家,怕是也是双拳难抵四手,黯然退居下线了。
  
  “本宫一直等着,等着看那些心思阴毒的人走到最后到底是个什么下??!”云汐说这话的时候,嘴角从头到尾都带着一丝笑意,明显此时的她已然想通,不再为佟贵妃有孕之事苦恼伤神了。
  
  绿萝见自家娘娘想通,也不再多说,反正佟贵妃有孕一事,受影响的又不只自家娘娘一个,后宫那么多的嫔妃,此时收到消息,怕是个个都坐立难安。不说个个都有能力给佟贵妃使绊子,可总有那么几位能让佟贵妃吃吃苦头,更何况慈宁宫那边还有一位等着佟贵妃的好消息呢!
  
  “娘娘放心,这事牵扯甚大,如此佟贵妃有孕,计划定然需要改变,只是太皇太后怕是不愿吧!”绿萝妙目微闪,语带笑意,明显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