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时时彩走势图开奖号码 > 宠妃打脸日常 > 第二百六十八章 动摇

河北时时彩11选五:第二百六十八章 动摇

别看吴嬷嬷表面平静又从容,可是周遭的打量的目光让她的心里一咯噔,随后便想着要多做准备,毕竟皇太后以及后宫那些蒙古太妃们的举动本就让他们如鲠在喉,现在这样他们怕是再无顾及,毕竟真正做主的皇上都撒手不管了,那些想动手的人还会顾及贵妃娘娘是否高兴吗?
  
  现在的情况大致就是满宫上下有品级的,上至皇太后、太妃,下至各宫嫔妃,似乎个个都被得罪了,可偏偏这些人都很有节制地出手,这由不得他们不浮想联翩,莫非真正的阴谋还没有开始?
  
  顿时吴嬷嬷觉得自己真相了,心急火燎地赶回景仁宫,先是将旨意禀告给佟贵妃知道,随后苦口婆心地安抚好佟贵妃的情绪,这才开始拉着图嬷嬷一起商量如何应对这满宫妃嫔即将对景仁宫出手的事。这种事情虽然带着一丝猜测,可是贵妃娘娘这段时间的确做了很多不该做的事,有些事连他们都觉得伤人,更何况是本人。
  
  “娘娘,皇上的旨意看似不明确,可是意思却很清楚,所以为了娘娘和肚子里的小阿哥的安危,奴婢等人不得不事先防范,毕竟皇上的旨意一出,到时只要是别有用心的人肯定会先从娘娘这边试探一下虚实,若是娘娘着了道,而皇上的态度又随意的话,他们才会朝着昭妃娘娘那边出手!”吴嬷嬷也希望自己的想法是错的,可惜皇上的旨意明明白白的,根本就不容忽视,且在场那些嫔御和小主们的表情和目光再清楚不过了,若不是场合不对,她又适当地表明了佟家的底蕴,指不定不用等到她回来,那些人就已经动手了。
  
  事到如今他们已经没得选择了,只能做最坏的打算,毕竟佟家再厉害,那也不是紫禁城的主人,这里头的弯弯道道太多,就算是主人也不能完全避免,更何况他们并不是主人,所以很多事情他们避免不了,只能想办法防范。
  
  面对吴嬷嬷好心劝导,佟贵妃不仅没有领情,相反地冷冷地看了吴嬷嬷一眼:“听你的意思,皇上这是放弃本宫了,他现在只是拿本宫当永和宫里那个贱人的靶子!还有老四,那也是人白眼狼,枉费本宫当初对他那么好,现在他翅膀硬了,便直接投奔到永和宫去了!哼!都当本宫好欺负,可本宫还就要让他们知道,想欺负本宫也得看自己有没有这么硬的骨头,不然本宫一定让他们咬到牙崩也占不到半点便宜?!?br />  
  “娘娘,老奴知道你心里委屈,可是这段时间娘娘的确得罪了不少人,特别是皇太后和那些蒙古太妃,老奴总觉得他们之前的举动仅仅只是试探,真正的算计还在后头,而且那位苏姑姑的举动也很是奇怪,依着她和太皇太后的感情,就算不去守灵,也不会就这样静静待着,老奴总觉得她在等待时机?!蓖兼宙挚醋胖还俗糯蠓⒗做赐耆ゲ蛔≈氐愕馁」箦?,对一次觉得‘一孕傻三年’这句话是为她家贵妃娘娘量身打造的。
  
  宫里谁不知道苏麻喇姑和太皇太后的主仆之情是经得起考验的,那样忠心的一个人,太皇太后去了,却悄无声息的没有任何的举动,这怎么想都让人觉得不对,再结合皇太后等人的举动,要说这背后没有别的打算,谁又能信!
  
  “等待什么时机!难不成她还想着报复本宫不成,你们可别忘了,她就算同太皇太后主仆情深,可主就是主,仆就是仆,她一个奴才难不成还想替主子做主不成,别徒增笑柄了?!辟」箦成?,明显是看不上苏麻喇姑一个奴婢的身份,即便康熙对苏麻喇姑的态度一直都不一样,但这些并不能改变佟贵妃看法。
  
  图嬷嬷和吴嬷嬷对看一眼,两人心里都是一阵长叹,他们百般筹谋全是为了贵妃娘娘着想,可惜贵妃娘娘看不到他们的努力也看不到他们的苦心,只知道一个劲地作,这让他们原本从不曾动摇的内心也不禁开始有了动摇。明知跟着她一条道走到黑是死路,那他们是否还要继续跟着走下去?
  
  那位淑玉格格虽然还只是一个小主,但是容貌比起佟贵妃的确艳丽几分,再加上她够能忍懂蛰伏,关键是识时务,这样一想,手段稚嫩又有些上不了台面什么的其实真算不上什么大问题,好好调
  
  教一番的话,也不是没有可能上位?
  
  “既然娘娘都这样说了,那一切就都按娘娘的意思办?!毕氲秸饫?,图嬷嬷反而没之前那般纠结了,直接顺着佟贵妃的意思往下说,至于佟贵妃的安危,她自己都不在意,她们又何必费尽心思来自找没趣。
  
  图嬷嬷的当机立断反而让佟贵妃愣在当场,她凡事都是为了反对而反对,不是因为有什么错,而是想借此发泄心中的郁气,不然她也不会到了最后都将事情交给他们去办。现在他们突然事事都不再争取,直截了当地顺了她的意,她反而开始有些担心自己的安危了。
  
  慈宁宫偏殿的小佛堂里,苏麻喇姑跪坐在蒲团之上,一边念经一边转动着手中的佛珠,整个人显得无比的宁静的。
  
  “苏姑姑,今儿个皇上传下旨意,说是将四阿哥一并交给昭妃娘娘抚养,至于景仁宫那边,以往的允诺怕是统统作废了?!毙〕毓霉弥遄沤饷娣⑸氖虑橐灰凰蹈?。
  
  太皇太后的丧礼之后,不管有没有人搬进这慈宁宫,慈宁宫里原先侍候太皇太后的宫人都会重新被安排出去,除了个别几个,像苏麻喇姑这样有皇上撑腰的,自然可以自己选择去处,而像小池姑姑这样有本事为自己找后路的,那自然不用太担心,反而是那些粗使一类的,大多都会被发落回原处再重新安排,总之不能再继续留在这慈宁宫里。不过皇太后没有搬过来的意思,其他人也还没有资格住进这慈宁宫来,所以他们这些暂时还没有离开或者分配出去的人都留在这里。
  
  “看来皇上对昭妃娘娘的确很看重,不然不会将四阿哥交给她来教养,倒是这佟贵妃还真是能折腾,都走到这一步了还没有任何收敛,这倒是让人觉得无比的讶意?!彼章槔猛O率种械亩?,回头看了小池姑姑一眼,心里对于佟贵妃的厌恶并没有随着时间而消失,相反地一向无欲无求的她第一次对人产生恨意。
  
  “姑姑,有些人是不会改变的,佟贵妃自以为皇上在意她肚子里的孩子,便以此为依仗,刁蛮跋扈地想借此宣示自己的地位,可她忘了这后宫不是有了孩子就能为所欲为的?!毙〕毓霉玫挠锲乓凰糠吆?,很容易就让人联想到佟贵妃在丧礼上的所作所为。
  
  苏麻喇姑的眼神闪了闪,脸色变得有些难看,明显对于这件事她也很介意,甚至是说无比的在乎,不然当日她不会生气,现在也不会依旧不能释怀,“既然佟贵妃如此自信,那我倒是想看看她日后也如现在这般风光?!?br />  
  皇太后以及各位太妃的用意很明显,就是要给佟贵妃一个教训,让她明白什么叫天高地厚,可惜对方并不这么认为,甚至一个劲地作妖,眼瞧着满宫上下都让她得罪透了,她倒是要看看在这重重难关之下,她到底能用什么办法护住她腹中的胎儿,难道就凭佟家吗?
  
  的确,现在的佟家确实是今非昔比,有皇上的提拔亦有自身的努力,发展迅速,势力强大,但这仅仅只是就某个方面来说,真要计较底蕴和真实的实力的话,单单一个佟家还排不到前五,不过若是再给佟家一些时间,一切可能就不一样了,但这个前提是皇上允许佟家坐大,否则单单就是赫舍里、钮钴禄等世家大族就能将佟家彻底打压下去。
  
  说到底,谁上谁下,凭得不过是皇上的意思。
  
  小池姑姑沉默地看着,心底松了口气,这段时间她一直待在慈宁宫里,不敢有半点动作,就是因为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有数的,再有皇太后等人时不时过来,动静太大或者稍有不慎,她都可能满盘皆输。
  
  她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很不易,太皇太后的死她多多少少是沾了手的,再有太皇太后临终前的托付,她就算再心急也得等,等到风平浪静,等到她将一切都交到昭妃娘娘手中,离开这里,她想她内心隐藏的戾气才能彻底消除。
  
  想到昭妃娘娘让人送来的东西,小池姑姑眼睛微红,宫里的奴才就算身死,也是很难留下什么的,单就是昭妃娘娘帮着留下她姐姐的骨灰并且送到她手上来,就值得她感激一辈子,所以太皇太后最后的心愿注定是要落空的。
  
  苏麻喇姑不知小池姑姑心中所想,触及她微微泛红的眼眶,还以为她是在为太皇太后伤心,不由地伸手拍了拍她的手背道:“别难过了,一切都过去了,咱们只要帮着太皇太后完成最后的心愿就可以了?!?br />  
  “姑姑说的是?!毙〕毓霉煤嵝α诵?,并没有多做解释,只是低头的瞬间,目光微微闪了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