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时时彩走势图开奖号码 > 宠妃打脸日常 > 第三百三十二章 诧异

河北时时彩开奖视频:第三百三十二章 诧异

皇太后何尝不明白巧嬷嬷的那点心思,而正是因为明白,她才会选择跟包括昭妃在内的一众妃子计较,而非是同康熙的计较。但是就是这样似乎并不能消弥内心的愤怒,又或者得到康熙的理解。
  
  皇太后苦笑一声:“真是这样吗?哀家心里其实什么都明白,可是事实是皇帝对哀家的容忍度越来越低了,他今天的举动并非只是因为昭妃不劝,而是因为皇帝铁了心要让哀家明白自己的处境,若哀家真的要为了科尔沁跟他作对到底的话,那哀家这个皇太后怕是就真要做到头了?!?br />  
  她早该想到的,连太皇太后那样精明厉害了一辈子的人都栽在了她亲手捧上皇位的亲孙儿手里,她一个名义上的嫡母又能在他心里占据多少地位。
  
  “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皇帝也表明了他的态度,接下来看得不过就是我的选择罢了?!被侍罅成系谋砬橄缘檬值伧鋈?,她本就不是那种真的无比精明厉害的人,否则她不会被董鄂妃逼得连最后的活路都不剩,直到最后将所有的希望都托付在太皇太后的身上,若非太皇太后手段够老辣,他们怕是就活不到现在了。要不是顾忌皇帝的手段,她哪里会如此婉转地耍这些小手段?早就不管不顾地跟皇帝闹起来了,哪里还会等到现在?只是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没有太皇太后挡在前面,皇帝这孝子贤孙便再不需要像从前那样用心了!
  
  “太后,皇上已经不是从前那个初登帝位的小娃儿了,从对付鳌拜开始,他就注定不再是别人能掌握的,太皇太后不行,太后怕是也不可,幸而皇上还有一丝顾虑,太后不妨考虑清楚,到底是要继续还是退上一步?”巧嬷嬷眼光毒辣,很早就看清了问题所在,只可惜当时的皇太后根本就没想过现在这种情况,也没想接受别人的意见,而现在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她不说一眼就看准了皇太后的软肋,却也看出她的心虚,而只要抓住这一点,她就不怕皇太后不妥协。
  
  皇太后闻言不由地露出一丝难色:“哀家果然还是要考虑一下,嬷嬷的所言不错,皇帝既然下定了决心,那哀家不表个态,只会让事情变得更加糟糕。如今的形势不比从前,没了太皇太后在后面撑着,哀家这个皇太后早就名不副实了,哀家若还是不肯面对,继续同昭妃等人计较,到时候要死的可就不只一个崔成了?!?br />  
  巧嬷嬷听了这番话,紧皱的眉头不仅没松,相反地皱得更紧了,她其实很想告诉自家太后,能这样想最好,但是不要因此而产生怨愤。她之所以转移她的注意力,只是不想让她和皇上有直接的冲突,但这并不表示她就希望皇太后同昭妃等人发生冲突。事实上比起钮钴禄贵妃和宜嫔等人,她更忌惮于昭妃的存在,别看昭妃的位份是最高的,可是手段和运气却是谁也比不上的。
  
  从太皇太后针对上昭妃到现在,心计手段之多,可一次都没讨到好,这倒不是太皇太后的手段不够高明,而是昭妃身后有一个比太皇太后手段更高超的皇帝!都说强龙不压地头蛇,何况是亲政多年的皇帝,太皇太后丝毫不给皇帝脸面,执意对被皇帝表明要护着的昭妃出手,皇帝如何能肯?
  
  这不,太皇太后一个不小心就把自己给搭进去了,现在轮到皇太后了,她若是还不吸取教训的话,他们这些人也好,皇太后自己也罢,恐怕都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太后莫忘了,您到底是长辈,只要您不犯错,皇上就算心有芥蒂也不能把您怎么样?说句难听的,这种事最终看得还是太后您自己的决断,毕竟皇上到底还是顾着孝子的身份。不过,倒是那位佟贵妃,心里怕是打着坐山观虎斗的主意,一不小心可能就让他们捡了便宜?!鼻涉宙挚此瓶嗫谄判?,实际上却将佟家一并拉了进来,借此让皇太后能考虑得更细致一些。
  
  皇太后一听巧嬷嬷的话,好似这才想到佟贵妃一般,一拍的桌几,恨声道:“你不说哀家倒是忘了这佟氏一族还躲在一旁准备偷偷放冷箭呢!她以为哀家找钮钴禄氏和宜嫔的茬,就真的能高看她一眼,可哀家心里清楚,她不是什么好东西,更不值得哀家相信,只是皇帝做得太过,以至于哀家很多时候都没有选择,只能这样放任自流?!?br />  
  正说着一名宫女快速地跑了进来,惹得皇太后不由自主地拧起了眉头,一脸不悦地看着眼前这个慌慌张张的冒失鬼,开口斥责道:“慌慌张张地像什么样子!”
  
  “太后,苏姑姑求见?!惫换侍蟪庠鹣诺昧⒙砉虻乖诘?,但随后她还是将自己进来的目的说了出来。
  
  这浅浅淡淡的一句话让皇太后原本恼怒的神情猛地一震,明显对苏麻喇姑突然上门的举动表示很惊讶,要知道自打太皇太后去了之后,苏麻喇姑就算没出家,却也同出家没什么两样,她都要以为她这一生就这样过去了,却不想突然之间她就过来了,这样的结果还真是……
  
  “去把人请进来?!被侍蠡毓?,抬头的瞬间看了巧嬷嬷一眼,最终说了这么一句。
  
  如今的皇太后不说孤立无援,却也相差不多,科尔沁那边她现在已经不抱期望了,至于为科尔沁谋利,以前的皇太后可能不会觉得排斥,可现在的皇太后在经历了种种绝望之后,心境有了巨大的变化,继而开始更多地为自己打算起来,毕竟失去娘家又没有儿子的她更多的只能依附康熙这个皇帝才能有好日子过。
  
  走出慈宁宫的苏麻喇姑看着这熟悉而又陌生的紫禁城,头一次感觉到失去了太皇太后这个主子,她便成了无根的浮萍,即便皇帝对她真的很不错,可她心里清楚,那样的情份不是她这个奴婢身份的人能享受的,而且肆无忌惮的结果通常都不是奴才们能承受的。思虑再三后,苏麻喇姑还是踏进了寿宁宫,因为在这个后宫,能帮她的也仅仅只有同来自于科尔沁的皇太后。
  
  “奴婢给皇太后请安?!彼章槔每醋抛谏鲜椎幕侍?,很是自觉地行礼问安。
  
  以往有太皇太后在,苏麻喇姑虽然敬着皇太后,但不必像现在这样真正地将自己当成一个奴才来看,而现在太皇太后走了,苏麻喇姑便再无以往的优势,所以这样的她不说低入尘埃,却也失了往日的风华。
  
  皇太后一见连忙唤道:“苏姑姑,快请起?!币患潘章槔?,皇太后便下意识地多看重她几分,毕竟那么多年以来,她这个皇太后看似风光,可实际上真正得太皇太后倚重的却不是她,而是眼前的苏麻喇姑。她心里虽然觉得委屈,却也知道依附于人,只有会看眼色才能活得长久,所以即便知道苏麻喇姑是个奴才,她也敬重她几分,只是时间长了,很多事情都成了习惯,即便太皇太后去了,她依旧有些转换不过来!
  
  苏麻喇姑抬头的瞬间瞄了皇太后一眼,见她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便知她在想些什么,便笑着道:“太后还是像从前一样仁慈亲厚,对奴婢也颇为照顾,让奴婢铭感五内?!?br />  
  皇太后看着态度谦卑的苏麻喇姑,心里顿时好受不少,“苏姑姑太客气了,咱们到底都是科尔沁出来的人,互相照顾理所应当?!?br />  
  这一刻皇太后才真正地感觉到自己是主,苏麻喇姑是仆,要知道从前的她即便顶着皇太后的名头也没苏麻喇姑来得风光,这样的事情太多了,但她的委屈却没有在乎,反而是现在,没了太皇太后,她虽然不如从前那般风光了,却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了皇太后这个身份带来的便利和荣光。
  
  “不过苏姑姑这次过来可是有什么事吗?”皇太后示意一旁的宫女给苏麻喇姑端来一把绣凳,等她坐下之后,这才问道。
  
  苏麻喇姑沉吟片刻,这才开口示意皇太后屏退左右,皇太后也没多想,只留了巧嬷嬷在殿内侍候,苏麻喇姑见状,也不再多说,随后便说出了自己的来意,惹得一旁的巧嬷嬷瞪大了眼睛,仿佛听到什么可怕的事情一样,脸色发白,皇太后也是一脸的讶意,毕竟就在刚才她才打消了针对昭妃的想法,想要努力正视自己的处境,没想到不过瞬间,一向与人为善的苏麻喇姑便直接开口表示想要昭妃的性命,这样的结果还真是让人诧异极了。
  
  “苏姑姑这是怎么了?难道是昭妃得罪你了?”皇太后看向苏麻喇姑的目光带着一丝打量,想必这件事太让她意外了,一时间她竟有些接受不了。
  
  苏麻喇姑神色不变,想来她也没想过自己一开口就能让皇太后答应她的请求,所以从过来寿宁宫的那一刻起,她脑子里就想了无数说服皇太后的说法,“不,昭妃娘娘是少有慈善人,她怎么会得罪奴婢呢!”
  
  “既然没有得罪你,那你为何想要昭妃的性命?你应该清楚,皇帝对昭妃颇为看重,后宫妃嫔之中少有人能出其左右,咱们冒然动手,别说事情能不能成,就说皇帝,肯定是会不善罢甘休的?!背粤思复慰?,皇太后对于康熙对昭妃的重视还是有一定的认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