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时时彩走势图开奖号码 > 宠妃打脸日常 > 第三百五十六章 求一个公道

河北时时彩计算公式:第三百五十六章 求一个公道

果然,康熙听了云汐的话,将手中的碗搁到一旁的案几上,冷笑一声道:“别说你心里有怨气,就是朕心里也是满肚子的气。若只是普通的口角,朕肯定会劝着你忍一忍,让一让,但是她想要的是你的性命,别说你不能原谅,就是朕也不可能接受?!?br />  
  他其实已经给了苏麻喇姑很多机会了,只可惜她对他的暗示一直视而不见,即便后来他警告她停手,她依旧不管不顾,甚至在行刺的时候完全没有想过会伤到他,由此可鉴,她根本就没把他这个皇帝放在眼里,否则怎么可能当着他的面就敢行刺!
  
  他本就是爱之欲其生恶之欲其死的性子,别人让他不痛快,他亦不会让对方安宁,否则他那些不痛快岂不是自找的?苏麻喇姑既然不把他放在眼里,那他又何必纠结于从前,更何况他在乎的人在自己身边,那些意图让他不痛快的人,本身就不应该存在!
  
  云汐闻言连忙安抚地说道:“皇上言重了,这事虽然还不知道原因,但是臣妾知道皇上对苏姑姑的感情,所以皇上要不……”
  
  “不用了,有些事情做了就必须认,朕不能总是让你置身于危险之中?!笨滴跎钗豢谄?,见云汐满脸担忧的模样,不由握着她微微有些发凉的小手道:“汐儿,朕虽然有很多的不得已,但这并不表示朕就得一直让你受委屈。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让朕放在心头上的人受委屈的,即便她曾在朕的心里占有很重要的位置,可当她选择背离朕的时候,朕也会将她从心里剔除?!?br />  
  云汐听了康熙这直白到毫无掩饰的话就知道康熙对于苏麻喇姑的耐心和感情都已经被消磨殆尽了,一如太皇太后,上一世的她过世之时,康熙是何等的悲痛,而这一世却是松了一口气,不管葬礼办得多隆重,可那都是给别人看的,现在苏麻喇姑再作死,自以为忠心,却实实在在地伤了康熙的心。
  
  这样的结果真好呐!
  
  云汐不怕同后宫的妃嫔争,就怕这后宫的蒙古妃嫔仗着残余势力不断地给她使绊子。要知道在将来,这些蒙古势力在夺嫡中可掺和不少,而云汐可不想自己的几个孩子向他们低头,若是可以,她不仅要拔除后宫的蒙古妃嫔势力,还要想法让康熙大势打压蒙古势力,最好是让蒙古各部的人都明白他们是奴而不是主!
  
  云汐深吸了一口气,目光温柔地望着康熙道:“皇上不必为了这些别有用心的人而伤神,他们都不值得,再说了没有他们,皇上还有臣妾和孩子们?!闭夂蠊饷炊嗟娜?,康熙想换多少个都有,何必计较蒙古那些别有用心的女人。
  
  康熙见云汐这般忧心于自己,不由地挥了挥手道:“汐儿不必太过担心,朕早就想明白了,这蒙古各部的女人都是贪心不知足的,不管你对他们多好,他们都是不知感激的?!笨滴踔灰幌氲秸饷炊嗄甑母冻龆际且怀】?,心中的愤怒就止不住,他是真把她们当成自己的亲人在看,可惜真正珍惜这一切的只有他一个,其他人都只不过是拿这些感情当成筹码来换取他们想要的一切罢了。
  
  云汐闻言眼神闪了闪,从这些话里她再次认识到康熙对太皇太后等人的感情的转变,都说越是在乎越是不能容忍,可惜太皇太后他们太过武断了,自以为一切都算计的好,却忘了帝王岂是甘愿任人摆布的,想想先帝,原本也不是糊涂的性子,只是不够刚强,最终才会被太皇太后他们逼得躲到女人的怀里享受最后的安宁,而康熙的性子与先帝相反,是个遇强则强的,所以这才有了这个求仁得仁的结果。
  
  “皇上,今儿个是个好日子,不如妾身陪着皇上喝两杯吧!”云汐突地换了一个话题,惹得原本还在沉浸在情绪中的康熙忍不住一怔,随后可能是想到什么,康熙笑着点点头道:“好,汐儿就再陪朕喝几杯?!?br />  
  康熙今儿个的心情时好时坏,在庆功宴上本就喝了不少酒,虽然还不到醉的地步,却也有了几分酒意,现在被云汐这么一劝,他也不想再为苏麻喇姑这些人而苦恼,所以很快便喝醉了。
  
  云汐安顿好康熙,见他睡得熟便让人端来热水帮着他擦洗换衣服,康熙偶尔睁开眼睛看着为他忙进忙出的云汐,虽然醉意朦胧,但他的意识还是清醒的,而越是比较就越是容不得自己被人出卖,想要原谅苏麻喇姑的心思也越来越淡。
  
  朱红色的宫墙被黑色所笼罩,花盆底磨擦地面的声音在白天不明显,可在寂静的夜晚却显得尤为清晰。慎司刑作为宫里最让人忌惮的地方,除非必要是没有会想要到这里来的,因为这里满是腐朽和血腥,隔着距离都能让人感受到恐惧。但是这个时候却有人主动往这边走,而守在外面的人一见便迎了上去,便主动将人迎了进去。
  
  被关在牢里的苏麻喇姑到底是宫中的老人,对康熙而言也算是特别的人,没有他的吩咐,慎刑司的人倒也不敢为难,不过就苏麻喇姑做的那些事,也不可能有人敢给她方便,可就算如此,被关到牢里的苏麻喇姑也好似瞬间老了十来岁一般,变得无比沧桑起来。
  
  随着灯光越来越近的关系,被关在牢里的苏麻喇姑不由地抬起头,入眼的便是身着茜红色宫装旗袍的云汐站在牢门前,此时的云汐虽然打扮简单,周身却缭绕着说不出的清丽,而此时她绝色的小脸上正挂着一抹笑意,带着说不出的讥诮。
  
  牢里的苏麻喇姑穿得还是自己的衣服,只是皱巴巴的显得十分的狼狈,再不复从前的温婉,她双眼怔愣愣地盯着眼前的人好一会儿才算反她应过来,嘴唇张了张道:“昭妃娘娘真是好兴致,这个时候居然还不忘记来看我这个老婆子?!?br />  
  她还以为再有人来就是康熙宣布要她性命的时候,谁知云汐竟然会半夜过来,这还真是出乎她的意料,毕竟她本人对于云汐的印象一直不错,眼下见着她做这种落井下石的举动,这才觉得十分的诧异。
  
  “苏姑姑说笑了,虽然苏姑姑想方设法地要我的命,但我却不得不走上一趟问问原因,都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苏姑姑不如让我做个明白人?!痹葡啃σ簧?,朱唇轻启,神情平静,似乎苏麻喇姑之前做得事情一点都没有影响到她的情绪。
  
  苏麻喇姑深吸一口气,一脸冷淡地道:“昭妃娘娘说这话,是笃定皇上会要我这条老命,所以想趁机落井下石,一泄心头之恨?!?br />  
  云汐看着苏麻喇姑故作淡然的模样,不由地笑出了声,微微上前一步蹲下身,目光看着她轻声道:“看苏姑姑说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个卑鄙小人,可事实上卑鄙的一直都是你们慈宁宫的人。你们总是把自己看得高高在上,然后轻易操纵别人的命运,到死还指望别人感激涕零,这不是很可笑么?人生下来都一样,谁比谁高贵,是输是赢不过是看谁掌握先机?!?br />  
  “太皇太后出身黄金家族,拥有黄金血脉,本身就比别人来得高贵,她肯用人那都是众人的福份,而且当初若不是太皇太后给机会,昭妃娘娘又岂会有今日的风光!”苏麻喇姑看着如今风光无限的云汐,语气不愤地指责道。
  
  云汐听了这话立马沉下脸,目光冷冷地盯着苏麻喇姑道:“是吗?苏姑姑大概还不知道在我进宫之前其实就认识了皇上,不仅如此我还救了皇上,以此结缘,所以就算没有太皇太后的安排,皇上也不可能置我于不顾,所以别把自己说的那么高贵?!?br />  
  若没有上一世的种种,云汐可能还没这么多的想法,但是有了上一世的种种,她可不会再把别人的利用当成好心,至于苏麻喇姑说的福份,谁喜欢谁拿去,反正她是不会为了这种所谓的福份再次委屈自己的。
  
  苏麻喇姑听着云汐这讥诮的话语,脸色微黑,太皇太后在她心目中的地位之高,如何能任由云汐抵毁,不由站起身来,指着云汐怒喝道:“够了,若昭妃娘娘这次来就是为了奚落我和太皇太后的话,那就不必了,成王败寇,既然输了我也认了,不过昭妃娘娘也不要太得意,毕竟这个后宫新人备出,是没有人能真正笑到最后的?!?br />  
  云汐闻言顿时收起脸上的笑容,面无表情地看着苏麻喇姑,语带讥诮地道:“是吗?若是那从不把别人的性命当回事的,的确难以笑到最后,毕竟杀人者人恒杀之,那些不把别人性命当回事的自然别人也不会把他们的性命当回事?!?br />  
  苏麻喇姑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如雪,回想太皇太后死前几乎众叛亲离的场面,再想想康熙绝情的举动,苏麻喇姑好似被抽干了精神气一样,真真正正地变成了一个老人。她或许有私心,可她的私心一直都希望太皇太后他们祖孙能好好的,可惜一切都不像她想得那样顺利美好,她不知道这是谁的错?但是她心里知道若一定要找个人为这一切负责的话,她能想到的肯定是别人,而不是自己。
  
  云汐看着苏麻喇姑变得惨白的面容,眼里流露出一股快意:“天理昭昭,报应不爽,谁也别把自己说得太高尚,我今儿个过来虽然有落井下石之嫌,可真正的用意还是想求一个公道,难道我做得不够好吗?明明我安守本分,从不越矩,为什么你们一个个的就是容下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