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时时彩走势图开奖号码 > 宠妃打脸日常 > 第三百七十七章 情绪爆发

河北时时彩官网:第三百七十七章 情绪爆发


      许嬷嬷得到消息时也顾不得手上的事情还没有做完,转手交给绿袖之后,匆匆忙忙地就赶过来了,等到她过来时,云汐正在沐浴,绿萝在里头伺候,等换她进去时,触及云汐身上的青紫,也不由地倒抽了一口凉气。
  
      “娘娘,你和皇上可是发生了争执?”她不敢指责皇上的不是,只能从侧面打探。
  
      云汐泡在热水里,热水的热度慢慢缓解了她身上的痛楚,甚至让她一直紧绷的神经也慢慢地放松了,若是刚才她怕是一句话也不会回,但是现在她真切地发现自己需要倾诉。
  
      “争执?若是争执还好,最起码我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可事实上皇上的怒气来得莫名其妙,一开始连我都不清楚,可真真等我弄明白,我却希望自己根本不明白?!痹葡ё叛酪蛔忠痪涞厮档?,眼角的泪水也随着情绪的波动再次落下泪来。
  
      许嬷嬷看到云汐的眼泪也吓了一跳,手无足措间她下意识地放低声音,安抚地说道:“娘娘若是不想明白就不明白,事情都过去了,娘娘若是觉得委屈便好好哭上一场,别什么都闷在心里?!?br />  
      “我可以哭吗?”云汐的一句话惹得许嬷嬷一阵心酸。
  
      是??!在宫里,哭是犯忌讳的事,所谓雷霆雨露皆是君恩,不管遇上好的事还是不好的事都只能笑。
  
      “没关系,有嬷嬷守着,娘娘可以尽情的哭,不必担心有人会看见,也不必担心有人会听见?!毙礞宙帜米旁⊥芭员甙谧排磷忧崆嵛帘?,声音柔和带着些许安抚,就像安慰自己孩子的母亲一样。
  
      云汐的坚强是透在骨子里的,以至于很多人都觉得这世上少有事情能难得倒她,可是一旦她收起所有的坚强,哭得像个孩子一样时,别说站在浴桶旁边的许嬷嬷,就是调皮跑来找云汐的胤禩也因此沉默了下来。
  
      虽然隔着门,但是里面的哭声很熟悉,那是他额娘的声音。以往在胤禩的记忆中,他的额娘是温柔的、快乐的,优雅果断的,她说话做事永远都是有条不紊的,一举一动皆让人觉得赏心悦目,在他们兄弟三人的心里,这世上再没有比额娘更好的人??墒窍衷谒刺剿钅镌诳?,还哭得这么委屈,那一定是受了伤害。
  
      仿佛是想要获得力量一般,胤禩转身就往阿哥所跑,半路遇上找他的宫女太监,也不管不顾,而伺候他的宫女太监们瞧他一个劲地往阿哥所的方向跑,都以为他是想去找四阿哥和六阿哥,所以都没怎么在意,毕竟平日里他也经常跑去阿哥所。
  
      净房里的云汐并不知道自己难得放肆一回竟被自己的儿子给撞见了,此时的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若不是许嬷嬷在旁边,她怕是会瘫在水里,到时可就危险了。等到从净房里出来,云汐眼中的泪水还未干,一双兔子眼让她看起来更显柔弱,再无之前成为贵妃时培养的端庄清冷。
  
      许嬷嬷扶着云汐回房,看着她躺在榻上久久不愿说话,就知道她虽然大哭了一场,也未能在短时间内平缓自己的情绪,“娘娘好好休息休息,老奴去给娘娘端碗燕窝粥来?!?br />  
      绿袖和绿萝等在门外,一见许嬷嬷出来,两人立马迎了上去,此时的两人也是一副眼眶红红的模样,还未开口就已经听到哽咽声了,惹得许嬷嬷一阵轻斥,“像什么话,明知娘娘心里难过,你们两个还跟着赶趟似的,没得惹得娘娘伤心,都给我笑起来,不管是为了应付这外面的人,还是为了让娘娘高兴,你们都得笑!”
  
      昨夜的事情娘娘说的不清不楚,皇上一早就直接离开了永和宫,虽然像平常一样吩咐他们好好伺候,可看娘娘的模样,这事一时半会的怕是过不去。她一个老嬷嬷,虽然知道作为妃嫔的娘娘同皇上怄气没什么好处,但眼瞧着自己的主子被伤成这样,侥是她这个局外人都有气,何况是身为当事人的娘娘。
  
      “嬷嬷放心,我们会改的?!甭搪懿恋粞劢堑睦崴?,努力想笑,可是一想到云汐的样子,她这泪水就忍不住又掉了下来。
  
      许嬷嬷看着他们这个样子,也是一声叹息,别说绿袖他们,就是她也心疼的厉害,可他们有什么办法?那个敢于伤害他们主子的人,别说打了骂了,他们连怨都不敢怨。
  
      乾清宫里,康熙自打上朝就心不在焉,黑沉着一张脸弄得满朝文武百官都不敢轻易开口,好在这几天也没什么事,眼见着康熙心情不好,顿时一个个都识实务地闭上了嘴,所以这早朝也就走了一个过场。
  
      等回到后殿,康熙本应该像平时一样开始处理折子的,但是看了半天却连一个字都没有看进去,整个人显得异常的烦躁。得到消息,知道云汐哭得伤心时,康熙立马就冲了出去,到了半路上才算反应过来,他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在太皇太后的培养下,康熙一直自己自己不能做情种,因为大清已经要不起情种一般的皇帝了,所以他下意识克制自己的感情,对女人只宠不爱。即便对云汐动了心,他也不肯诚认,甚至压抑自己对云汐的感情,只当这是为了救命之恩,反正接下来的种种,有一般是男人的劣根性,有一半是他下意识想要逃避这段感情的表现。
  
      现在一切都清楚了,依着他的性格应该是第一时间处理云汐这个威胁才对,可偏偏他现在最想弄清楚的是她对他的感情。
  
      曾经无数的女人想给他这一切,他不想要;现在他最想得到一个女人的真心,她却态度不明!回想往日的一切,他才发现自己原本冷硬无比的心早在不知不觉间遗落在了她身上??伤纯梢砸怨Ь?、柔顺,甚至是云淡风轻的态度在两人之间划上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他过不去,她亦躲在那边不过来。
  
      刚开始没有想明白的时候,感觉或许还没那么强烈??墒撬孀潘夹髟嚼丛角逦?,他才发现她所有的变化是那样的显眼,甚至是一目了然,而他却硬生生地忽略了,就算后来他发现不对,选择的也是逃避,而不是面对,等到开始得不到回应的时候,他才变得越发地焦躁不甘起来。
  
      越是不知道如何是好就越是会冲动,对于康熙而言,冲动真的是个陌生的表现,可是当他发现到她不一样的地方时,他将所有的疑问全部都集中在了一起,想借着一个机会统统问清楚,却忘了他想要答案,她却不一定会给他答案。
  
      耳边传来请安的声音,回过神的康熙才发现自己已经在永和宫面前了,想回头可一起到云汐的泪水,康熙收回来的脚又踏了出去。
  
      进了永和宫,瞧见绿萝他们微红的眼眶,康熙莫名地觉得有些心虚,他知道昨夜的自己十分放纵,甚至没有留任何的余地,虽然没有真的伤到她,但也好不到哪里去。
  
      妃嫔的待遇不管是份例还是侍寝都是有区别对待的,这不仅仅只是一种形式,还有康熙的态度,就好比宠幸云汐时,康熙会顾及她的感受,但临幸一个嫔御时,康熙根本不会管对方的死活,要得只是一个痛快,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的人拼死拼活都要往上爬的原因。
  
      进了内室,挥退众人的康熙轻手轻脚地走了进去,撩起帐幔,看见云汐睡梦中眼角都带着泪,康熙的心狠狠地抽了一下,疼得厉害。
  
      康熙坐在榻边,伸手轻轻拭去她眼角的泪水,可还没等他收回手,便见原本睡着的云汐已经睁开了双眼,一时之间,四目相对,一丝名为尴尬的氛围瞬间将两人包围。
  
      良久之后,康熙皱着眉头看着扭头不看自己的云汐,不由地握住她的柔荑道:“为什么不说话?”
  
      云汐恭敬而又冰冷地看着他道:“皇上想要臣妾说什么?”
  
      “你!”康熙原本平复的怒火瞬间又积聚起来。
  
      云汐看着他这个模样,忍无可忍地用力甩开他的手,尖声叫道:“我怎么样!皇上还要我怎样!”一想到昨天发生的事情,云汐心里的委屈瞬间将她淹没,泪水更是不断地自她眼中滑落,“皇上,你什么都不说,莫名其妙地就问我明不明白?我该知道什么!又该明白什么!从进宫开始,我满心满眼都是皇上,为了皇上连自己的性命都可以不顾,什么事情都以你为先,即便我受了委屈也会第一时间帮着你找理由,对,你有你的不得已,也有你说不得的苦衷,我明白,我了解,可是能不能看在我万事都以为你为先的份上,先告诉我做错了什么!只要皇上你说了,我认错,我改过,但可不可以不要把我当成一个泄愤的工具!”
  
      她是一个人,一个有自尊和骄傲的人。
  
      “不,朕不是……”康熙看着哭得跟个泪人儿一般的云汐,眼中聚积的怒火瞬间散去。他皱着眉心,试着平复自己的心情,放轻声音,解释道:“不是你想的那样,朕从来没有把你当成泄愤的工具……”
  
      云汐还来不及擦掉脸上的泪水,泪珠便又源源不断地落了下来,仿佛永远都停不下来一般,她摇着头,忍着怒气问道:“不是我想的这样,那又是怎样?皇上,到底您要我怎么做才行,难道真的要我以死来证明自己的诚意吗?”
  
      康熙沉默地看着她,见她扭头不由地强行扭过她的头,认真仔细却又小心翼翼地帮她擦去脸上的泪水。她的眼泪一直流,他就一直擦。她躲不过,只能木然地任他擦着泪水,他却不愿意她跟自己生份,将她拉到怀里,一下一下地轻抚着绷直的背。
  
      “朕……从来没有想过羞辱你?!彼耐钒丛谧约杭缥汛?,好一会儿,才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这份感情,他明白的太晚了,等他发现自己的心已经落在她身上之后,他如何能让她独善其身!不管从前如何,以后的日子他若是要在这感情的旋涡里沉沦,那么她也必须陪着他!想到这里,康熙的眼神倏地变得阴郁,原本只是环着她的手臂也不由地慢慢收紧,紧得她差点喘不过气来。
  
      在这样的情况下,似乎说什么都没用,毕竟他们想要从根本上就不一样,且两人各有心思,就算再说下去,也不过是多废唇舌,根本不会有什么用处。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